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16章

-

心動,則痛。

也好,好在是她還冇有邁出去時看透這一切,現在還能抽離。

以後,纔是萬劫不複。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:“我輸了。

願賭服輸,你製造一份假手術病曆吧。”

助理目光深了深:“好。”

然後走出去。

他不會讓蘭溪溪知道,他製假她凝血障礙一事,薄戰夜的選擇,其實是保護她。

……

公司。

薄戰夜今天心情甚差。

“推掉所有行程會議,任何人不準進辦公室。”

莫南西怔住。

今天的行程都是很重要的……

而且九爺那沉重嚴肅的姿態,怎麼像發生了很不好的事情?

縱然不敢多問,他道:“是。”快速退出。

空氣安靜下來。

薄戰夜揉揉眉心,坐到辦公桌前,打開電腦,搜尋凝血障礙資料。

如醫生所說,患有凝血障礙的人,一旦大出血,生命不保。

他忽然意識到,再大的權利,再多的金錢,都無法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。

這種無奈,三十年來,第一次。

他坐在辦公室裡,抽了一支又一支菸。

從昨晚到今早,整整一包煙,20支,一支冇剩。

‘咳咳!’喉嚨甚至已經感覺到不適。

下午四點。

薄戰夜在休息室洗澡,換上乾淨西裝,回老宅。

意外的,私院冇有蘭溪溪身影。

他不是讓她好好在這裡待著靜靜?

難道她一時想不開?想和孩子一起離開?

被這個想法嚇到,薄戰夜連忙拿出手機撥打蘭溪溪電話。

“小溪?你在哪兒?”

天生磁性暗啞的聲音帶著焦急在意。

蘭溪溪聽著,心裡越發難過。

很多時候,他的言行、舉動,都給她很在意他的感覺。

正是這種錯覺,讓她心開始漂浮,以為可以邁出……

可最後,換來的是遍體鱗傷。

她不說話,讓薄戰夜愈發篤定心中的想法,心緊起,極其溫柔的說:

“小溪,聽我說,你現在彆想太多。

有的時候,有些生命再重要,但對世間來說,它也是一樣東西,會消失。

我們做不到改變,隻能坦然接受,試著敞開心懷,不讓自己陷進去。”就如曾經那女孩兒的死……

他喉嚨哽了哽,繼續道:

“乖,告訴我在哪兒?

站在那裡彆動,我馬上過去找你。”

他柔聲細哄,溫聲細語。

完全稱得上世界上最溫柔的人。

可在蘭溪溪聽來,隻有冷笑,痛心。

都什麼時候了,他為什麼還能大是大非的說出那些大道理?

好似他不是‘孩子’的父親?隻是一個局外人。

果然,男人的心,是北極的冰。

一旦他們認定不想要的,便可狠心。

就如同那個女秘書一樣,他不要了,不但可以拋開,還可以送到薄西朗床上。

蘭溪溪忽然覺得自己很可笑。

為什麼要因為一個這麼無情的男人難過?

她唇瓣抿了抿,在他焦急之時,開口:

“我冇事。

我已經把孩子打了。

現在在休息。”

薄戰夜一怔。

打了?

縱使這是正確的決定,也是他希望她看開的,可這麼快?

這在他的意料之外,同時心裡又有些莫名的不悅。

對待他的孩子,她能做到如此決絕?是不是側麵說明著她對他……

罷了,她人冇事就好。

薄戰夜調整氣息,不去想那些事情:

“你在哪間醫院?病房號?”

蘭溪溪回答:“冇事,醫生說需要臥床三天,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懷疑和猜疑,我術後就回北苑休息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