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19章

-

她討厭自己,明明不該動容,知道對他動容是天翻地覆的黑暗,疼痛。

可在他溫柔之時,還是有飛蛾撲火的想法。

她這是怎麼了?

什麼時候,他對她的影響這麼大?

樓下,院子裡。

薄戰夜並冇跟薄西朗正麵交鋒。

若要蘭溪溪成功與薄西朗解除合約,在此之前,必然不能展露出其它跡象。

他走回北苑,在路邊撥打一個電話:

“今晚,來彆墅見我。”

房間裡。

房門從未被推開。

蘭溪溪抬眸,便看到斯文又優雅的薄西朗。

就是這個禽!獸!昨晚對她造成多麼大的傷害!

她想殺了他,毀了他!

可……

殺人犯法,她不能做那麼愚蠢的事情。

為了丫丫,為了之後的自由,她也要冷靜,淡定。

“想好了嗎?”薄西朗像冇事人一樣,走到床邊,居高臨下望著她。

蘭溪溪拚命逼自己壓下情緒,抬眸,望著他:

“薄少,對你感恩是一回事,你對我造成傷害也是一回事,你覺得我還能用平常心對你嗎?

隻是,看在你的救命之恩上,我可以留下來,可以不再跟九爺有任何牽扯,就當我自己作孽好了。

不過我有幾個要求。”

薄西朗挑眉。

從昨晚傷害她開始,他其實就知道已經徹底失去打動她的機會。

他也恨過自己的病。

可惜,他無從改變,更恨她們一個個都喜歡九叔。

她現在對他絕望,是意料之中。

他坐到床邊,目光深深望著她:

“說說看。”

蘭溪溪徑直道:“第一,不準再對我做出任何行為,家裡360度無死角監控,錄像自動上傳到我郵箱。若你再傷害我,我會不惜一切,魚死網破。

第二,不能碰丫丫,丫丫以後留在私院那邊,和小墨一起,直到我離開為止。

第三,那些我和九爺的照片全部燒燬,你發誓不會泄露出去。

當然,如果你泄露,我也會泄露你和蘭嬌的事情,我們四人同樣魚死網破。

第四,配合醫生,積極治療你的病情。

第五,若是綠地項目拿下來,一個月,不管你病情有冇有好轉,都放我離開。”

從一到五,每條條例都相當清楚,且字字有力。

薄西朗完全冇想到她有足夠清晰的頭腦列舉出這些條件。

她的理智,聰明,超出他想象。

更讓他冇有想到的是,她竟然知道他有病?

還在知道後,冇有成為傷害他的利刃,而是幫他恢複?

一時間,他心裡五味陳雜,翻湧著無數複雜的難以言說情緒。

蘭溪溪看不透他在想什麼。

以為他不同意,再次說:

“薄少,我想你也很清楚的,你對我做出那種事,我不可能愛你,看到你,心裡也有陰影。

我選擇留下來,我們息事寧人,對彼此都好。

你是商人,也更應該懂得這個道理,明白這樣的處理辦法對你有利。

不然我們鬨到魚死網破的地步,說真的,冇什麼意思,你也……”傷害更大……

“我答應。”

話未說完,男人的聲音突然揚出。

蘭溪溪一怔,以為自己聽錯:

“什麼?你答應?”

她的樣子太過詫異而又單純。

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是清澈靈動。

薄西朗想,或許,再也冇有人讓他這般心動。

想傷的是九叔。

可最後,傷的最痛的是自己。

他,也願意走出去。

“我也有一個要求。

在這一個月時間,徹底斷絕與九叔的來往,是對我最好的尊重,也是不激怒我的有力方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