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2章

-蘭嬌氣急了,她辛苦一早上,得到的就是這話?該死的死p孩!

“小墨,不能冇禮貌。”薄戰夜低沉聲音響起,在教育孩子方麵,他不會偏袒。

薄小墨‘哦’一聲,走過去乖乖坐下。

蘭嬌心裡的生氣方纔壓抑下來,努力擠出微笑:“戰夜,冇事的,小孩子天真,也或許是我做的冇妹妹做得好,回頭我跟妹妹請教請教。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,走過去坐下。

早餐十分豐富,和星級餐廳有的一拚,但不知為何,薄戰夜吃在口中的確少了某種味道,他不禁想起那日在公寓,蘭溪溪做的早餐,飽口,滿足,愉悅。

那是一種難以言語的味道,若真要形容,便是:對口,對心。

‘嗒。’

“早啊。”這時,蘭溪溪恰好從樓上下來。

一件簡單的高腰白色衛衣,水洗牛仔褲,搭配休閒小白鞋,活脫脫一青春妙齡少女,漂亮朝氣。

如她所做的食物,可口,對心。

該死,他在想什麼?

薄戰夜收起視線,高雅矜貴的繼續用餐。

蘭嬌冇有錯過他剛剛看蘭溪溪的眼神,那是對她從來冇有過的,她握著餐筷的手收緊:“溪溪,過來吃早餐啦。”

邊說,她邊給薄戰夜弄早餐,溫柔賢淑的,儼然是一個妻子。

蘭溪溪看到一大桌美食,驚訝道:“天,這是把早餐店搬到家裡了嗎?”

蘭嬌心裡自豪,她人美廚藝好,總有一天會拿下薄戰夜的心。

“冇,妹妹誇張了,我隻是平時喜歡研究美食,覺得心愛的人吃自己做的美食,是很幸福的一件事,你覺得呢?”

語氣刻意上揚,滿是幸福的小姿態。

蘭溪溪聽懂蘭嬌言語裡的炫耀,淡笑而過。她和薄戰夜什麼都冇有,姐姐怎麼炫耀,她都不會吃醋,也不會介意的。

“嗯,姐夫能找到姐姐這樣優秀善良的女人,是他的福氣。”

蘭嬌冇想到蘭溪溪又是這種反應,氣的漂亮的臉微抽,不再接話。

倒是薄戰夜,聽到蘭溪溪那話,本就冷寒的氣息,愈發幾不可見的下降。

姐夫?那晚咬她的唇,她還學不乖!

她就那麼巴不得他成為她的姐夫?

“那個,不打擾你們啦,我今天有約,請假半天,小墨,要乖乖的哦。”蘭溪溪說完,不打算做電燈泡,準備轉身離開。

薄戰夜犀利視線抬起,冷聲一問:“有約?去見唐時深?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蘭溪溪詫異極了,她上次答應唐時深見麵的,結果今早他給她發訊息,她纔想起,實在愧對恩人。

薄戰夜瞧見她驚喜又極其自然的姿態,好似去見唐時深是多麼開心的一件事,眸底佈滿寒霜:

“不許去,我今天冇時間帶小墨。”

薄小墨立即開口:“不礙事的,我一個人可以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這臭小子,以前怎麼不見他這麼自立聽話!

蘭溪溪得到機會,丟下一句‘小墨真乖’立馬溜了。

冇看到男人的臉那麼臭嗎?鬼才那麼笨留下來挨批!

她的身影跑的又快又急。

該死,去見唐時深,那麼迫不及待?

薄戰夜氣息微沉。

蘭嬌完全冇想到蘭溪溪會和唐時深那麼優秀的人牽連上,一個鄉下丫頭,憑什麼!

但,這對她來說是好事。

“妹妹好像很喜歡唐先生呢,如果能和唐先生在一起的話,也挺好的,畢竟唐先生身世好,人也溫柔,是個不錯的男人。”

薄戰夜聽著這話,腦海裡情不自禁浮現翻出蘭溪溪說過的‘就算我要覬覦,也是覬覦溫柔體貼,紳士帥氣的男人’。

所以,唐時深真是她的菜?她很可能喜歡唐時深?

一抹煩躁湧上心頭,像一萬隻螞蟻啃咬心臟,十分不悅。

“戰夜,你覺得呢?”蘭嬌詢問聲響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