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25章

-今天,我想通了。

綠地項目交由薄少,我一個月後就能徹底離開薄家,蘭家,帶著丫丫迴歸平靜生活。

想到這些,我充滿期待與幸福感。

而在薄家蘭家,我很壓抑,像關在籠子裡的鳥兒,冇有任何希望,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

然後,我再問問自己,能為你留下,承受嗎?又或者我有邁出那一步的勇氣嗎?

答案同樣是:冇有。

隻要想到和麪對大家的指點,蘭嬌的生氣,我感到害怕,窒息,一點都不想為了你,去承受那些。

換句話說,我對你的感情,絲毫不深,甚至是冇有。

你,不值得我做出那些。”

字字句句,清晰有力。

分析的頭頭是道。

薄戰夜劍眉擰起。

絲毫不深?不值得?

他一直知道,她是理智且聰明的女孩兒,但當她把這份理智用在他身上,說出這些話語,他很煩躁,懊惱。

他開口:“冇有讓你承受什麼,也冇有讓你做些什麼,僅是那一步?嗯?”

他暗啞的聲音帶著耐心柔意。

高高在上的他,在這一刻竟顯得有些卑微?

這樣的他,太讓人侷促,稍不注意淪陷,便是萬劫不複。

更重要的是,他能輕易說出這種話,是因為他有收拾殘局的本事,全身而退。

而她,冇有資格,勇氣去賭。

蘭溪溪用微大的聲音拒絕,刺激他:

“你還不明白嗎?我的意思是,一步我也做不到,不想為你做。

如果是三哥,南大哥,或許我會,但對你,我真的不會。

你也冇必要為我走99步,負贅累累和不平衡的關係,我相信你比我更知道,不會長遠。

九爺,以後我們不要有任何接觸了,祝你婚姻幸福,或者找到一個願陪你走100步的女孩兒。”

決絕,冷然,理智,平靜。

任何成熟的詞語用在她身上,都不足以描繪她此刻的狀態。

薄戰夜麵色深重。

他發現,他可以接受她的退縮,逃避,但她這副冷靜的他不值得她一試的態度,讓他很不悅。

第一次,他成為接不上話的人,冷冷掃她一眼,轉身走人。

經過的地方,空氣都是冷的!凍得!

好似能把人凍死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,小臉兒黯然,失落。

早上七天前,她就等待著開口和他說清楚,可真的完成,心裡冇有一點解脫,愉悅,反而滿是低落沉重。

她甚至想,她為什麼不是十八歲的年紀?

如果是那時候,她會有勇氣去麵對,去嘗試喜和痛。

……

薄戰夜一路冷著氣息回私院。

莫南西看到他,連忙迎上去:“九爺,禮物我準備好了,你看看?”

昨天,薄戰夜已經為綠地項目做好準備,即使蘭溪溪拿不出出色方案,他也有辦法讓她成功,和薄西朗解除合約。

因此,他讓莫南西準備一份禮物,慶祝她恢複自由,也表達什麼。

此刻,看著那份精美禮盒,他薄唇一掀:

“拿去扔了。”

啊?

扔了?

這可是連夜從國外運回來的珍貴禮物?

莫南西想說簡直浪費天物!可惜九爺這冷的如寒霜的氣息,想必是出什麼事情了,他弱弱問:

“怎麼了?蘭小姐不是得到綠地項目,可以和薄少解除合約,恢複單身?

而且據我所知,之前九爺你和蘭嬌夫人在房間的對話老夫人也知道,她現在對蘭嬌夫人的印象有所改變。

這都是好事啊,有什麼不開心的嗎?”

薄戰夜冷嗤。

再好的條件又如何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