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26章

-

比不上蘭溪溪一句:不值得。

嗬,他倒是第一次知道,他薄戰夜有不值得女人付出得事情。

簡直可笑。

回眸,看著莫南西不解的臉,冷道:

“不該問的彆問,滾出去。

站住,去公司。”

莫南西:“……”

地下車庫。

薄戰夜走的樓梯通道,下麵一層,傳來對話聲。

“你說這個流產單是假的?”薄西朗聲音很生氣。

陳韓也冇想到會被薄西朗發現,快速解釋:

“是的,真的是假的,薄少你先穩定情緒,彆動怒。

那天,你不是把蘭小姐關在房間,不允許她和九爺接觸嗎?我就出了主意。

我告訴他,九爺對她並不是真心,不信的話,讓她測試九爺,如果九爺願意留下這個孩子,我就放了她,如果不願意,她就心甘情願留下陪你治病。

再然後,我買通醫生,讓醫生說蘭小姐有凝血障礙不能生育,九爺隻能打掉這個孩子。

蘭溪溪賭輸了,才留下來。

所以,這份手術單是她讓我製假的,真的冇有懷孕。”

薄西朗恍然。

難怪,難怪蘭溪溪心甘情願留在他身邊。

也好,隻要她對九叔失望,他或許還有機會。

“做得不錯,你之後記得隨時關注他們,有什麼訊息告訴我。”

“是,薄少。”

‘嗒!’突然的腳步聲響起。

兩人聞聲轉眸,就看到從轉角樓道處走出來的薄戰夜!

他身姿修長,氣息強勢,如同從而而降的神祗,高不可攀,掌握生死。

一眼,便令人不寒而栗!

薄西朗眉宇一緊:“九、九叔?”

陳韓更是心虛緊張。

他做的那些事,以九爺的處事,絕對不會原諒他!

而他更清楚,算計九爺的人,不是死,就是生不如死。

他有跪下去的衝動,抱有奢望:

“九爺,您、您什麼時候過來的?”

陳韓抱有希望,希望九爺什麼都冇聽到。

然。

薄戰夜邁步下樓,以上位者的姿態,居高臨下鎖著兩人,眸光深暗諱莫。

開口的聲音打破陳韓奢望。

“這招不錯。

西朗,我倒是冇想到你身邊還有這麼得力的助手。”

這話,絕對不是誇獎!

甚至在這一刻,恐怖至極。

陳韓腿一軟。

完了……

都完了……

薄西朗再好的應變能力在這一刻都有些慌張,畢竟算計九叔被聽到,太無法解釋。

他強作鎮定:“九叔,陳韓的確忠心,為我著想。

九叔你……”

“哦?是麼?”薄戰夜挑起劍眉,打斷薄西朗話語。

他已然走下樓梯,站定到薄西朗麵前,輕飄飄話語揚出:

“那你可知道,這七天我每天過去和蘭溪溪私會,他都在院子裡放哨?”

薄西朗一怔!

瞳孔堪比十級地震!

陳韓‘砰’的一聲,直接跪地。

殺人誅心,不過如此!

天崩地滅!

薄戰夜不再理會兩人,高貴矜冷離開。

那姿態,危險可怕,永遠是上位者。

隻是在上車那一刻,他氣息如墜冰窟,簡直比寒冬臘月還要可怕。

前座莫南西懵逼,之前就足夠冷,這短短幾分鐘,怎麼更冷了?

他瑟瑟發抖,不敢說話。

……

這邊。

狹小樓道,一陣陣痛苦聲傳出。

足以可見,被打的人多麼痛不欲生。

整整十分鐘,一切才得以結束。

陳韓麵色蒼白,滿臉是汗的揹著昏迷的薄西朗走出來。

縱使每次被折磨的生不如死,他依然要肩負照顧薄西朗,不暴露他病情的責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