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28章

-

蘭溪溪得到一絲呼吸,繼續說:

“還有陳韓,他不是背叛你,是想幫你。

他不是不把我和九爺見麵的訊息告訴你,是九爺因為那個孩子強勢要進來,他攔不住,又不想讓你知道,影響情緒,才那麼做。

還要你知道嗎,那天他跟我說你病情時,我很震驚他為什麼還要留在你身邊,他的回答是:他想給你一點溫暖,想陪著你。

他對你,一直忠心耿耿。”

隨著一字一句。

身上的薄西朗神色徹底變了。

從憤怒猙獰,到呆愣,不可置信,又到迷茫……

手上的力道也由重至鬆,直至放開。

陳韓激動又愧疚,他認真道歉:

“少爺,對不起。

如果我一開始把事情和計劃都告訴你,或許你不會生氣……”

薄西朗眉色微動。

蘭溪溪看了陳韓一眼,示意他彆多說,然後,繼續寬扶薄西朗:

“冇有人傷害你,背叛你,睡會兒吧。

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,乖。”

她輕言細語,好似母親再哄自己的孩子,十分溫柔。

不一會兒,薄西朗竟真的睡著了!

神奇了!

太神奇了!

陳韓激動走過去:“蘭小姐,這是薄少第一次不靠藥物冷靜情緒,謝謝你。謝謝。”

蘭溪溪淡淡一笑。

其實,這種病和小墨的自閉症一樣,需要從心下手。

她放好薄西朗,起身下床。

這時,一道突兀的來電鈴聲響起。

來電顯示:薄戰夜。

這個時候,他打電話做什麼?

而且,之前話說的那麼透,她以為他不會再聯絡她的……

蘭溪溪猶豫,不知道該不該接。

陳韓心虛。

九爺打那個電話,必然和假懷孕一事有關。

他道:“蘭小姐,少爺情緒纔剛剛穩定,你……能不能短時間不要再聯絡九爺了?拒接吧。”

蘭溪溪看向他,又看了眼床上的薄西朗。

現在最重要的的確是薄西朗病情,隻有薄西朗康複,她才能安全離開。

“好,我回他個簡訊就行。”

她點擊拒接,隨即編輯一條簡訊發過去:

【抱歉,我現在不方便接電話,我覺得我們也似乎……不需要再聯絡。】

然而。

‘叮!’一聲,簡訊很快回過來。

【盛世人間,頂樓。

過來,我允諾你這是最後一麵。

不然,我現在過去。】

直接利落,威脅意味極重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,最後一麵?

怎麼感覺他說的這句話,和往常很不一樣?

不管如何,如果真是最後一麵,她值得一去。

而她更不敢讓他過來,被薄西朗看到,一切都會功虧一簣。

“陳韓,九爺說最後一麵,我過去一趟吧,一個小時內,保證回來。

如果薄少先醒了,就說我出去買食物,回來給他做飯。”

陳韓無奈。

畢竟他攔得住蘭溪溪,攔不住九爺。

“好,儘快。”

“嗯。”

蘭溪溪火速前往。

頂樓。

寬大寬敞,冇有開任何燈光,僅有外麵大半個帝城的燈光灑進來,照射著房間裡的一切。

男人坐在沙發上,脊背往後靠,一條修長的腿搭在另一條之上,姿勢看起來尊貴閒逸,優雅極致。

但,他書中夾著香菸,煙霧升騰,足可見他現在心情並不好。

還有暗色勾勒出他的冷硬下顎,側臉線條,好似染著寒霜。

很冷,很危險。

蘭溪溪不知怎麼了,站在門口,擠出聲音:“九爺,我來了。”

然,男人高冷坐在那裡,依然冇有開口。

煙霧在空氣中升騰,將他籠罩其中,諱莫而深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