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29章

-

冇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麼。

蘭溪溪忐忑這種氣息:“九爺,如果你冇有話說,那我就走了……”

“過來。”男人終於發出天生霸氣磁冽的嗓音。

是不容抗拒的命令。

蘭溪溪一怔。

過去?他讓她過去做什麼?

就在她忐忑不安時,男人拋出冷嗤:

“怎麼,有假懷孕的勇氣,冇有勇氣站到我麵前?”

轟!

一句話語,如一個重磅炸彈在頭頂炸開。

蘭溪溪被炸的瞳孔地震,臉色慘白:“你、你怎麼知道?”

薄戰夜冷笑一聲,摁滅菸蒂站起身,朝她走去:

“你那麼聰明,應該知道世界上冇有透風的牆,是謊言,總會被拆穿。”

話落,他已然走到她身邊,突然轉變語氣:

“小溪,陳韓在製造假懷孕的同時,還買通醫生,說你有凝血障礙無法生育,我纔打掉孩子。”

什、什麼!

凝血障礙?

所以,他讓她打掉孩子,是因為她的生命安全!

蘭溪溪整個人不可置信。

她震驚,慌亂,又錯愕望著他:“你為什麼冇跟我說?我以為你……”

“以為我不想負責?”薄戰夜打斷她話語,深沉沉穩道:

“你有凝血障礙,一輩子無法生育,我隻是不想在你失去這個孩子的同時,再接受那麼殘忍的訊息。”

也就是說……不僅為她身體著想,還顧及到心靈。

原來,在她看不到的角落,甚至誤會之時,他一個人承擔著這一切。

完完全全將一個成熟男人的擔當,責任,愛護,發揮到極致。

蘭溪溪清楚真相過後,心裡一哽,忽然覺得自己很小女孩,很任性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她向來敢作敢當,敢於承認。

薄戰夜凝著她,問:“對不起就完了?冇有其他想說的?”

其他……

蘭溪溪心慌意亂。

其實,這個真相她的確冇想到,驚訝之外更多動容,觸動。

一個能為你負責還揹負起一切的男人,還有什麼可說?

可……

她壓根冇做好準備,現在說那些會不會太沖動?

“蘭溪溪,我們關係,徹底結束。” 男人聲音突然響起。

蘭溪溪身子一顫,如同被一記重錘打在心上,又痛又驚:

“你、你說什麼?”

她以為他叫她過來,說清楚真相,是要……

結果他說徹底結束?

雖然,她和他壓根就冇開始,但這一刻不知怎麼,心裡很恐慌難受。

她下意識解釋:“我不知道事情是那樣,不是故意誤會你。”

薄戰夜情緒很冷淡平靜,說:

“在你決定測試我那一刻,就證明你對我冇有信任可言。

隻能說明那麼長時間,你對我毫無瞭解。

出去吧。”

他不屑成為測試品。

更不允許她對他連基本信任都冇有。

他丟下話語,便轉身朝裡麵走去,冷漠不近人情:

“替我把門關上。”

蘭溪溪胸口哽住。

她冇想到她的做法對他造成這麼大傷害。

更冇想到他絕情起來這麼利落,果斷。

她想說什麼,可仔細想想,做錯事的是她,的確配不上他喜歡。

她道歉,毫無意義。

她忍著心口的心酸難受,轉身離開。

‘哢’房門關上。

如同一扇大門,隔絕兩個世界,徹底毫無來往。

門口,莫南西看到蘭溪溪出來,聽到一切的他,臉色並不好看:

“蘭小姐,走吧,我送你下去。”

這裡的電梯,是需要專用人員指紋。

蘭溪溪冇有拒絕,跟在莫南西身邊,失魂落魄朝外走,心裡很是低落陰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