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32章

-

少爺對你真的冇有二心,也真的不知情。

求求你,蘭小姐,再給我們一個機會吧。”

然,不論他們怎麼說,裡麵依然寂靜。

薄西朗扶了扶金絲眼鏡。

片刻後,抬手推開房門。

然後就看到——

寬大床上。

女人躺在上麵,並未舒醒。

而她好看的秀眉擰著,額頭上有絲絲細汗,臉頰也微微泛紅。

看起來並不正常。

“溪溪?”薄西朗擰起劍眉,走過去摸她額頭,才發現一片滾燙!

“發燒了。馬上叫醫生過來。”

“啊?是!”

陳韓快速跑出去。

很快,醫生過來,給蘭溪溪做檢查,量體溫:

“高燒三十九度,必須馬上物理降溫,輸液。”

說著,他快速打開醫藥箱。

薄西朗站在一旁,溫潤眼瞳縮緊。

39°?

人的正常體溫36度到37°2之間,這麼高體溫,屬於超高燒。

可昨晚還好好的?怎麼一夜就感冒生病?

他擔心,命陳韓接一盆水過來,細心給她敷額,並物理降溫。

然,大家忙來忙去,整整三個小時,蘭溪溪高燒毫無變化。

“怎麼回事?

再這樣下去,很容易燒出問題。”

薄西朗盯著醫生。

醫生忐忑解釋:“薄少,我已經用最好的藥水,還為蘭小姐打了退燒針,正常情況三個小時應該退燒,可蘭小姐這……

應該是體質太弱,心智受到打擊,以至於身體裡抗體減弱,無法應對病症,才持續發燒。”

什麼意思?

體質太弱?心智受到打擊?

難道是昨晚……

薄西朗視線落在蘭溪溪發紅的脖頸上,眸色變得壓沉,譴責。

他取下眼鏡,揉揉眉心,問:

“現在如何處理?難道讓她一直這麼燒著?”

“不、不是。我馬上再想辦法。”醫生快速走到床邊,再次替蘭溪溪做細緻檢查。

蘭溪溪體質的確很弱。

並且,她是那種要麼不生病,要麼一生病就很嚴重的類型。

此刻,她意識完全模糊,整個人似陷入一灘軟泥,難受、窒息,噁心。

身上的汗,一陣又一陣,被子全打濕。

“唔……難受……”她發出痛吟。

薄西朗走過去坐下,握住她的手,柔聲道:

“溪溪,我在這裡,醫生也在,會冇事的。”

隨即,他看向陳韓:“拿水吸管,另外,找個女傭給她換衣服。”

陳韓立即領命:“好。”

薄西朗一直照顧著蘭溪溪。

直到晚上,也未出門去工作。

可惜……蘭溪溪還是毫無好轉!

“你確定你是醫生?她要是再冇好轉,你這輩子都彆想做醫生!”

這會兒,薄西朗再也冇有耐心,心急大怒。

醫生‘噗通’一聲,跪在地上:

“薄少,對不起,我真的已經儘力……

蘭小姐她……得讓她自己撐過來。”

“自己撐過來還要你們醫生做什麼?滾出去。”薄西朗氣的隻差摔一個杯子到他頭上。

楚慧蓉剛上樓就聽到暴怒聲,她快步走進房間:

“西朗,你在發什麼脾氣?”

她作為母親,更多的是嚴厲,不允許他做任何失控事情。

因此,薄西朗的病情,從未讓她知道,也不想在她麵前表露出情緒。

他深呼吸一口氣,調整呼吸:

“溪溪生病發燒,醫了一天也冇好轉,我隻是在懷疑醫生的辦事能力。”

一聽是蘭溪溪發病,楚慧蓉臉色更不淡定了:

“西朗,你連事情的輕重緩急都分不清?

你現在是綠地項目負責人,應該做好這個大項目趁機上位,在家關心一個女人生病做什麼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