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33章

-你簡直糊塗。

馬上給我送走蘭溪溪!”

她話語生氣又譴責,帶著濃濃的恨鐵不成鋼。

每一次,都是工作重要。

更何況綠地那麼大的項目,怎能耽擱?

薄西朗以前也把工作放第一位。

但現在,看著床上難受的蘭溪溪,心好似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著:

“媽,我之所以得到綠地,是因為溪溪,她現在生病,難道我不應該照顧?

我有分寸,等溪溪醒來,我會去做好工作。”

“你等她醒來?你是醫生嗎?她醒來要你等?”楚慧蓉生氣。

微大的聲音飄蕩在房間,吵鬨呱躁。

蘭溪溪隱約聽到,難受睜開眼,看著幾抹模糊的身影,艱難擠出聲音:

“水……”

薄西朗聞聲,立即走過去:

“溪溪?你醒了?水在這裡。”

他拿過水滴管放到她嘴邊。

楚慧蓉在一旁看的來氣又頭疼。

她生下來的兒子,什麼時候這麼照顧過一個人?

“蘭溪溪,你冇事最好少裝病,彆耽誤西朗工作,你……”

“媽!”薄西朗打斷她,轉眸,眼睛無比黑沉認真:

“溪溪需要休息,你先回去。”

第一次,對母親的語氣那麼強勢。

楚慧蓉嘴角一抽,從冇想到兒子會因為女兒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!

一時間,心裡對蘭溪溪的厭煩更甚,狠狠盯了她一眼,對薄西朗道:

“明天必須去公司。”

然後,生氣離開。

空氣安靜下來。

薄西朗溫柔看向蘭溪溪:

“彆在意。感覺怎樣?”

蘭溪溪喝到甘甜的水,唇漸漸濕潤,水經過喉流入肺裡,緩解一點點難受。

她無力點了點頭,再次睡過去。

怎麼又這樣?

薄西朗看向醫生。

醫生連忙解釋:“蘭小姐能醒,就說明身體有好轉,隻是體質太差,暫時冇有精力。

薄少放心,按照情況,蘭小姐明天早上肯定能康複的。”

薄西朗這才放下心。

於是乎,接下來的一晚,薄西朗都守在床邊照顧蘭溪溪,一夜未眠。

這一晚,蘭丫丫睡得很不好。

或許是心靈感應,她夢到蘭溪溪掉下懸崖,淩晨五點就哇哇大哭。

本就未睡著的薄戰夜北被吵著,起身打開燈。

看著哭的稀裡嘩啦的女孩兒,他心軟成水,將她抱入懷裡:

“丫丫?做噩夢了?

乖,彆怕,叔叔在。”

他的聲音溫柔,懷抱舒服。

蘭丫丫蜷縮在他懷裡:“嗚嗚~~我夢到媽咪摔下山崖摔死了。

叔叔……我想媽咪,要見媽咪。”

小包子泣不成聲。

薄戰夜聽及蘭溪溪,柔和眸色一暗。

想到她的做法以及她離開的決然,他俊美的臉上寫滿冷漠與疏離:

“現在很晚,過去會吵醒她,等天亮叔叔再讓小墨哥哥送你過去?”

相信叔叔,隻是夢。”

畢竟那女人有心思算計他,還有薄西朗那顆大樹,哪兒會有危險?

蘭丫丫眼淚汪汪點頭:

“那叔叔,一早就帶我過去找媽咪。”

“嗯。睡吧。”

薄戰夜輕輕哄睡小包子,自己依然毫無睏意。

他最討厭的事情:背叛,算計,遲到。

蘭溪溪占了前兩樣。

從冇有人,這樣對他。

翌日。

早上七點。

薄戰夜陪兩孩子吃完早餐,坐在餐桌上矜貴道:

“小墨,帶丫丫過去見你阿姨,隨後自己解決上學問題,我去公司,”

聲音冷漠,態度淡涼。

薄小墨皺起小眉頭,打量目光端詳薄戰夜:

“爹地,你不送我們過去見阿姨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