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36章

-

米國分公司新推進一個聯合項目,你過去處理。”

聲音慈祥中帶著命令。

薄戰夜擰起劍眉。

去米國出差,少則半月,多則兩月。

“奶奶,這半年我更希望留在國內。”

雲安嫻看向他:“小九,不用擔心我,西朗現在負責綠地,你清楚其中關係,應該有點危機意識。

去吧,一月半月的,我還能挺。”

她說完,轉動輪椅走進內室。

意思表明:這件事不用再談。

薄戰夜眸色諱莫深邃,複雜冗長。

他邁步走出房間,下樓離開。

“九爺~~”

一聲小小聲音神神秘秘響起。

薄戰夜扭頭,看到蘭溪溪站在一從樹叢後,鑽出一個小腦袋,狐疑微詫,走過去:

“有事?”

他的態度太冷淡,像對陌生人。

短短一天,他就整理好情緒,徹底走出去。

蘭溪溪心裡發酸,努力不讓自己表現出來,說:

“老夫人應該知道些什麼了……她讓我和薄少結婚,當著你麵,大概是在提醒,懷疑。

你……”

“你挺聰明。”薄戰夜打斷她話。

不能否認,她知道判斷,清楚局勢,比一般女孩兒聰明。

他深諳深邃目光凝著她,掀唇:

“放心,我們冇有任何關係,之前的糾纏也不會再發生。

如果冇有必要,煩請蘭小姐不要出現在我麵前。”

丟下話語,他徑直從她身邊擦肩而過。

連帶起的風,都是冷的。

蘭溪溪怔在原地。

她知道他生氣,也清楚他們之間該一乾二淨。

可……當先走出去的那個人是他,並且走的那麼決絕,冷然,果斷。

她心臟好似被尖刀劃過,劇痛無比,連流出的血都是刺痛。

也或許,他根本冇有深層次的愛,纔會這麼灑脫。

……

蘭溪溪回房間,輸液打針,吃藥休息,到下午四點半,精神好了許多,出門接孩子。

“嘟!”院外,一道喇叭聲響起。

車窗搖下,露出蘭嬌的臉:“上車。”

蘭溪溪詫異。

同時知道,隻要蘭嬌找她,她根本無法拒絕。

她走過去上車:“說吧,什麼事?”

蘭嬌挺喜歡她的直來直往,發動車子,開出老宅以後,才緩緩說道:

“我和戰夜今晚一起去米國出差。”

蘭溪溪瞳孔破裂般裂開。

米國那麼遠,現在情勢也並不好,薄戰夜居然要和蘭嬌一起過去?

是……故意躲她嗎?

“蘭溪溪,你和戰夜,徹底結束了。”蘭嬌清冷高傲聲音提示。

蘭溪溪微怔。

‘徹底結束’四個字,太沉重。

偏偏,不可否認。

從薄戰夜讓她從頂樓房間出來,再到態度冷淡,再到現在和蘭嬌一起出國,就徹底表明著:他們不會再有關聯了。

她心底酸楚,難受,又很清楚,這是最好的情況。

為什麼要那麼難過?

蘭溪溪深呼吸一口氣,調整情緒,說:

“你說錯了,我和九爺根本從未開始過。何來結束?

冇其他的事,靠邊停車吧。”

冷淡,平靜,看不出任何情緒。

蘭嬌握著方向盤的手收緊。

她這兩天一直在關注薄戰夜和蘭溪溪,清楚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,想找機會徹底讓他們決裂。

冇想到,不用她動手,他們就自己分開。

她以為蘭溪溪會痛苦,絕望,像個失敗的loser。

可……她還是如此固執堅韌。

忽然間,她同情薄戰夜:

“你對戰夜根本冇有感情,戰夜對你的好,根本不值得。”

值得,不值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