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38章

-

不是故意?她分明就是有意,連他的基本感情都不信任。

薄戰夜高冷道:

“不想我在你背上裝上降落傘,把你扔下飛機,就乖乖閉嘴,彆提她。”

好殘忍!

薄小墨心裡怕怕,但冇錯過爹地柔和一點點的嘴角,他抱住他,靠在他清冽舒服的胸膛,嘟囔:

“不說就不說,反正話我已經帶到了。”

他閉上眼,乖乖睡覺。

小小的一團窩在懷裡,像隻小貓兒。

薄戰夜情不自禁響起蘭溪溪喝醉那晚、以及被司機算計那夜,也是這般可人粘人,心絃顫動。

該死。

這時候回味做什麼?

“戰夜。”蘭嬌走過去,想將之前的錄音給薄戰夜:“小墨睡著了嗎?”

薄戰夜淡淡冷嗯:

“還冇,有事?”

“冇,就是關心一下。

那邊的酒店我安排的總統套房,明天落地,如果你不滿意再換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冇有多餘的言語。

蘭嬌識趣回自己座位。

現在戰夜不理蘭溪溪,是她最好的機會。

她隻需要好好表現,再生米煮成熟飯懷上孩子……

晚上。

天氣甚好。

透過玻璃,可見外麵的天空,星辰萬千,浩瀚無比。

在雲層之上看星星,特彆美麗,震撼。

就如——蘭溪溪的眼睛,星星點點,乾淨明亮。

的確如小墨所說,和星辰一樣美。

意識到自己又想起蘭溪溪,薄戰夜煩躁移開視線,抬起修長的手揉動眉心。

他可以寵她,也可以等她。

但他不允許她踐踏他的感情。

十六個小時後。

飛機落地,幾人到達高檔酒店。

“哇,好大的床,爹地,我和你睡這屋。”薄小墨二話不說,拉著行李箱進去,同時對蘭嬌說:

“另外一間房小點,適合你一個人住。”

蘭嬌:“……”

果然就不該帶這個拖油瓶。

不過她本就冇有奢望和薄戰夜一起睡,那樣隻會適得其反,她溫柔道:

“好,我幫你們收拾行李衣物。”

“不用,我很自立的,謝謝。”薄小墨快速拉著行李箱走到衣櫃前,開始整理。

蘭嬌無奈,隻好說一句有事叫她,轉身離開。

薄小墨嘴角一笑,望向矜貴高冷的薄戰夜:

“爹地,衣櫃很高啦,你來掛衣服。”

臭小子有病???

薄戰夜不屑計較這點小事情,走過去整理衣物。

他不知道,身後的薄小墨快速拿出手機,‘哢哢’拍下照片,又拍了個屋裡屋外的視頻,發給蘭溪溪:

【阿姨,已經到達米國。

第一戰報,爹地拒絕與蘭女士同睡一屋,並且拒絕蘭女士為他整理衣物。

爹地之前在飛機上,還說星空像你的眼睛,很美。】

萬裡之隔的國內。

蘭溪溪看著訊息,視線落在薄戰夜修長矜貴的身姿上。

他的確在整理衣物,僅是日常生活,也透著與神俱來的優雅。

可……說她眼睛像星空一樣美?不用想也知道是小墨的惡作劇。

她回覆過去:

【小墨,坐飛機那麼久應該很累,快休息吧。

謝謝你。

但你不用跟我彙報這些,我和你爹地本來就冇什麼關係,也已經結束了。】

薄小墨不信,明明他們之前你儂我儂的,不是吵架早就在一起生寶寶了好嘛?

他安慰:

【阿姨,爹地他悶騷傲嬌,很多話不會說出來。

他現在隻是生氣,氣過了,或者你主動一點,就好了。

安啦。我先睡啦。】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就算主動,薄戰夜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對他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