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39章

-

更何況,她和他不是那麼簡單。

薄小墨這邊,看一眼去浴室洗澡的薄戰夜,小手指啪啪在手機上敲擊,刪除某些訊息,放在櫃上。

然後,上床睡覺。

二十分鐘後。

‘叮叮噹噹~~~’手機響起鬨鈴聲。

薄戰夜從浴室出來。走過去,關閉。

意外的,螢幕自動解鎖,裡麵是聊天頁麵:

【阿姨,已經到達米國。

第一戰報,爹地拒絕與蘭女士同睡一屋,並且拒絕蘭女士為他整理衣物。】

【小墨,坐飛機那麼久應該很累,快休息吧。

謝謝你。】

薄戰夜盯著螢幕,漆黑如墨的眼睛閃過一絲複雜。

他冇想到,蘭溪溪真讓小墨打探訊息?

她以為這樣就可以讓他原諒?

休想。

薄戰夜關上薄小墨手機,去電腦房整理資料。

高冷,不近人情。

國內。

還是白天。

蘭溪溪陪同薄西朗看病。

醫生的意思是從心裡出發,讓他多接觸美好事物,發現世間還有愛。

同時,也要看看殘酷競爭與黑暗,看淡人性冷暖。

唯有如此,心胸纔會坦然。

總而言之,不是藥物可以治療。

這對蘭溪溪而言,不是好事。

畢竟薄西朗不康複,很有可能有報複心裡。

她找到醫生:“這類型的病,通過一種可以治癒任何病情的血輸血,可以治療嗎?”

醫生詫異無比:“你知道那種血?

不過希望渺茫,那種血也隻是治療疾病,不是心理上的,彆想了。”

蘭溪溪失望。

她走出醫院。

“你剛剛去找了醫生?問了什麼?”薄西朗詢問。

蘭溪溪不想他知道她迫不及待想治療好他病情,淡淡道:

“冇什麼,就是注意事項。”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

話音落下,手機鈴聲響起。

“我接個電話。”蘭溪溪趁機轉移話題,拿出手機。

結果很是意外,來電顯示居然是——

薄戰夜?

怎麼可能?

他怎麼會打她電話?

握著手機,蘭溪溪心思複雜忐忑,又不好當著薄西朗的麵接,道:

“我尿急,去趟洗手間。”

匆匆跑去公用洗手間,來電還在持續,她深呼吸一口氣,接聽:

“喂?”

“阿姨,是我。”

小墨?

蘭溪溪心裡莫名失落了下下?

可轉而一想,薄戰夜早說不讓她出現在他麵前,的確不可能打電話。

她輕嗯:“小墨,怎麼啦?”

“倒時差,睡不著。

還有,這邊的飲食吃不慣,我好難受。

阿姨,你能不能做一些事物,真空包裝好給我空運?

蘭溪溪皺眉:“那邊冇有中餐廳嗎?你找找呢,而且你自己做的飯菜也很好吃啊。”

薄小墨委屈:“爹地過來後就工作,都不管我,我一個人像被拋棄的破布娃娃,好可憐。

我想阿姨,想阿姨做的菜,其他的什麼都吃不下。

阿姨求求你啦,不然我會餓死的。”

小聲音委屈可憐。

若換做丫丫,蘭溪溪會教她適應生活,但小墨有自閉症,很多時候他說的話語不能忽視。

反正和江嫣然拍完視頻,也還有時間,她道:

“好吧,我走國際超運。”

“嗯呐,對了,爹地應酬多,國外的酒還烈,我擔心爹地,麻煩阿姨把我房間裡的胃藥也拿出來哦。”

蘭溪溪點頭,一一照做。

她不知道,兩天後,她對小墨的關心,儼然成了另一番說辭。

“爹地,今晚的飯好吃嗎?”薄小墨坐在餐桌上,單純詢問。

薄戰夜以為他是想得到誇獎,點頭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