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4章

-是驚豔?有趣?還是新鮮?又或者,真正的心動……

蘭溪溪離開唐時深的彆墅後,抽時間去女兒的學校檢視情況,當得知學校被上麵接管,之前的校長老師,包括清潔工阿姨全都抓去調查,換上新的公立老師後,她鬆下一口氣,滿是開心。

以後,再也不用擔心丫丫被欺負。

丫丫得知媽咪來,興奮跑出教室:“媽咪,週五有親子活動,你和未來爹地一定要來哦!”

老師也走了出來:“蘭丫丫媽媽,丫丫經常唸叨爹地,看來你們平時陪她的時間不夠,這週五就是機會,一定要來參加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她連男朋友都冇找到,怎麼參加!

“丫丫,老師,那個……週五實在不方便,我……”

“媽咪,我不管,我一定要你們都參加。”蘭丫丫說著,跑過去,跳進蘭溪溪懷裡,湊在她耳邊說:“親子活動可以促進感情,有利於你追未來爹地哦。加油,奧利給!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個誤會得誤會到什麼時候?

今晚必須得說清楚。

“丫丫,乖,你先上課吧,媽咪晚上和你細說。”

“嗯!”蘭丫丫乖巧點頭,等蘭溪溪一走,卻是立即撥弄自己的兒童電話手機,給薄戰夜打電話:

“未來爹地,週末有親子活動,你要來陪我哦,不來我會哭滴!如果你來,我給你做女兒,長大後嫁妝都是你的窩~~”

接到電話的薄戰夜:“……”小包子,小小年紀就以利誘人了?

生怕小包子在電話裡哭,他回答:“到時候看。”

“那我就當你答應了,愛你麼麼噠。”

薄戰夜額頭黑線。

小包子軟硬兼施的性格,挺像薄小墨。

但親子活動?他從未參加,也不會參加,到時要怎麼跟小包子解釋?

晚上,薄戰夜參加應酬,直到十點,纔回彆墅。

意外的,蘭溪溪在房間裡照顧薄小墨,還未離開。

見到他,她立即站起身,解釋:“你冇回來,小墨不肯挨著姐姐,鬨情緒,我就冇走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輕嗯一聲,照顧兒子洗澡,哄他入睡,然後自己坐到躺椅上,揉著眉心。

看來,是喝了酒不舒服。

蘭溪溪下意識要開口,卻猛然想到她的身份應該遠離他,閉嘴,轉身離開。

薄戰夜聽見腳步聲遠去,揉按眉心的力道漸漸收緊,減少。

當初是他決定遠離,讓她每晚離開,現在她這麼聽話,連基本的關心都冇有,他心裡總有抹說不清的滋味。

他起身,想去廚房拿杯冷水,卻看到蘭溪溪進蘭嬌的房間,眉宇微蹙,邁步過去。

房間裡。

蘭嬌睡得很香,今早她5點就起床做早餐,白天在劇組忙碌,身心俱累,因此一回家就睡著了。

床邊床頭櫃上,還放著厚厚的一本食譜。

蘭溪溪最開始是覺得薄戰夜需要人照顧,這個人隻能是蘭嬌,才走進來的。

但現在看到蘭嬌高高在上一千金為薄戰夜學做菜,突然覺得她也挺可憐的,陷入愛情的人最可悲。

她伸手搖蘭嬌的手臂:“醒醒,九爺喝了酒,需要人照顧。”

一聽九爺,蘭嬌立即醒了,看到是蘭溪溪後,一臉詫異:

“為什麼告訴我?”她們不該是這種友好的關係。

蘭溪溪望著她,說道:“我隻是出於好心,另外也是想告訴你,不是你愛的死去活來的人,我就稀罕,要和你爭搶。

我,真的不喜歡九爺,不會覬覦。”

聲音鏗鏘有力,擲地有聲。

門外。

聽到聲音的薄戰夜,俊臉倏地一冷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