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45章

-“啊?怎麼可能?”密斯先生望向自己認定的女人:

“你是薄太太吧?”

蘭溪溪此刻心裡無比堵塞。

冇錯,薄戰夜猜對了。

他剛剛的話語,那麼諷刺、那麼篤定,又那麼陰陽怪氣在說:

蘭嬌愛他,不會測試,而她,噁心,厭煩。

她手心緊緊掐著,喉嚨哽塞,擠不出話語。

倒是一旁的蘭嬌歡喜開口:

“戰夜,我剛剛看到鏡子時,自己都差點冇分清楚,冇想到你真能認出我。

好意外,愛你。”

邊說,她邊走過去,撲到薄戰夜身邊,在他臉上一親。

她很聰明,知道薄戰夜今晚刻意針對蘭溪溪,不會把她推開。

果不其然,薄戰夜優雅坐在位置上,冇有任何動作,隻淡淡道:

“認清本質,不過是基本。”

兩人的畫麵,實在稱得上‘恩愛’。

密斯詹好奇:“不是,薄總,完全一模一樣,你到底是怎麼認出的,快跟我說說。”

薄戰夜眸光深諳。

認出蘭嬌,或許難。

但認出蘭溪溪,太容易。

她的眼睛總是靈動忐忑,乾淨明亮,帶著一股韌勁兒,不同於任何女人。

說出口的話語,卻完全相反:

“我太太眼睛直接,我能看到她在想什麼,有的人,看不透。”

又是誇獎蘭嬌,嘲諷蘭溪溪!

蘭溪溪手心拽緊,有股怒氣在胸膛恣意生長。

密斯詹瞬間反應過來:“哦!我懂了!!!原來是你們帝國的古話:眉目傳情。

那不行,這遊戲對我不公平,再來一局。

這次兩人都蒙上眼睛,手放在後麵,避免作弊。”

蘭溪溪很想拒絕,離開。

可惜,她在這裡冇有任何說話的份量,若不是江嫣然,她都冇資格站在這裡。

她麻木地跟著化妝師,任由化妝師給她打扮,換衣。

隨後,蒙上眼睛,走出去。

世界一片黑色,什麼都看不清。

隻聽密斯詹驚訝道:“太可怕了,九爺你若還能認出,我甘拜下風。”

實在是燈光下的兩人,一模一樣。

男士西裝套在她們小小的身體上,更是看不出任何身材,輪廓。

僅露出的小臉兒蒙著黑紗,比鏡子照人還要可怕。

“九爺?怎麼樣?還要玩嗎?還是直接認輸?”

薄戰夜望向密斯詹:“我的世界從冇有認輸兩個字。”

隨即站起身,看著兩個如同木偶娃娃的人,走過去。

“誒誒誒!九爺你不能靠近,誰知道你會不會聞氣息呢?

我們這遊戲隻看不聞、不抱。”密斯詹攔住他。

薄戰夜冗長視線冇有變化,下一秒風輕雲淡說:

“我是直接拉我太太。”

話落,他伸手牽了右邊的女人,拉到身邊,往懷裡一抱。

突如其來的男性荷爾蒙氣息,令蘭溪溪全身一緊,無比慌亂緊張!

薄戰夜……他他他他認錯人了!

密斯詹詫異:“九爺,你確定?”

薄戰夜麵容冷雋薄涼,似是而非:“嗯。”

然後,他抬手解開她眼睛上的紗布,盯著她淩亂的雙眸,問:

“告訴密斯先生,我認錯了嗎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心跳到嗓子眼,他到底哪兒來的勇氣這麼篤定?

關鍵是他抱著她,這麼親密愛昧,她要是說認錯,那多尷尬!

她如同熱鍋上的螞蟻,又急又慌。

卻在這時,薄戰夜忽而鬆開了她:

“抱歉,還真認錯了。

看來,有的人長得一樣,實際上感覺天差地彆。”

多麼風輕雲淡的姿態,多麼優雅侃侃的話語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