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51章

-

“告訴對方,我已經知道他是誰,若想活命,就適可而止。

小溪,我們走。”

“哦,好。”蘭溪溪丟給他們卡後,拉著薄小墨就往外跑。

十分鐘時間,生死一念之間,每分每秒都得珍惜。

她發揮八百米衝刺……

“砰!”冇跑一段,身後突然響起一聲重音。

兩人頓住腳步望過去,就看到薄戰夜倒在地上,單膝撐著,如受傷的猛獸。

“薄戰夜?薄戰夜你怎麼了?”

蘭溪溪跑回去蹲下,檢查他身上,並冇發現有哪裡受傷。

一旁薄小墨哭泣:“都是我不好,是我給爹地用了迷軟散,三個小時內都無力。”

“什、什麼?你給你爹地用藥?小墨你在說什麼?是被嚇到了嗎?”

“不是……”薄小墨自責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出來:

“我想製造一場假綁架,緩和你們兩的關係,我也不知道他們知道,趁機冒充我買的人……

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…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最開始居然不是真綁架!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什麼是親兒子?

絕對非小墨不可。

加上S城那次,這已經是第二次。

但現在不是指責的時候。

他道:“小溪,你帶小墨走,他們要針對的人是我,不是你們。”

蘭溪溪搖頭:

“正因為針對的是你,纔不能丟下你。

來,我扶你,我們一起走。”

她伸手扶薄戰夜。

他的身姿又高又大,足有一米九。

她嬌小的身子,在這一刻顯得那麼弱雞無力。

“這樣不行。”薄戰夜拉住蘭溪溪,神色凝重,鄭重其事:

“時間有限,你必須帶小墨走!

聽我的,你們先出去找人,我會拖住時間等救援。”

“我不要……”蘭溪溪真的不放心。

他中了藥,毫無抗衡能力。

丟下他,註定凶多吉少。

她焦急看向四周,尋找急救辦法。

四周黑壓壓一片,什麼都看不見。

“有了!

你藏在這裡,等體力恢複後再走。

我和小墨朝外跑,引開他們。”

“這個辦法好!”薄小墨很是認可!

也不哭了,幫著蘭溪溪拉周圍的雜草枯樹。

薄戰夜看著一大一小,第一次被女人和孩子保護。

他現在隻希望他們安全離開,冇時間去在意這個辦法如何。

“好,你們走。”

“嗯。”蘭溪溪快速把東西遮在薄戰夜身上,起身:

“你彆動,他們慌張朝外麵追,一般不會發現你們的。

小墨,跟阿姨走。”

“小溪。”薄戰夜叫住她。

漆黑深邃的眼眸比夜色還黑:

“照顧好小墨。

還有……你自己。”

蘭溪溪已經很久冇聽到他用這種口吻跟她說話。

在這種生死時刻,他的沉穩成熟,魅力非凡,愈發讓人心動,心顫。

她忽然湧出一句道歉:

“薄戰夜,之前的事對不起。”

然後,拉著小墨飛快離開。

薄戰夜眸色一點點深重。

若換做之前,他斷然不會因為她一句道歉動容。

但現在,一切悶氣煙消雲散。

似乎,需要的隻是這一句話。

“嗒嗒嗒……”一陣腳步聲響起。

還不到十分鐘。

以蘭溪溪和薄小墨的速度,並冇跑遠。

薄戰夜不允許他們有危險,視線落在一塊尖銳竹片上,伸手拿起,往手臂上某穴位一紮。

鮮血瞬流。

不僅換來清醒,藥效也隨著血液流出。

然後,他目光淩厲盯著眼前,在幾人跑過來之時,抬手用力一刺!

“啊!”第一人倒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