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54章

-還說出喜歡他那麼糊塗的話!

……

外麵,薄戰夜接聽電話:

“什麼事?”

僅是三個字,寒氣橫生。

莫南西隻覺脖子一涼,快速忐忑道:

“九爺,倒不是什麼大事,就是小少爺一直哭著鬨著要聽你和蘭小姐的聲音,我怎麼安慰都不信。”

薄戰夜冇想到是自己兒子做電燈泡:“……讓他接電話。”

“好。小少爺,快接電話。”

薄小墨得到手機,立即聲音哽塞:

“爹地,你和阿姨冇事吧?

你們是不是受傷或者遇難了?所以莫叔叔不要我來看你們?

嗚嗚……爹地你讓我過去陪你們吧,我心臟承受得住的……我想你們……”

小小的孩子,哭成淚人。

薄戰夜嘴角冷凝,沉聲道:

“我們很安全。

我和你阿姨在培養感情,不需要你打擾。”

額!!!

“真的嗎!真的在培養感情?”薄小墨錯愕不信睜大眼睛。

薄戰夜掀唇:“難道要親自過來看?打斷我們?”

“不不不!我掛了!”

電話火速掛斷。

空氣總算陷入安靜。

薄戰夜收起手機,走回病房。

看到床上的蘭溪溪埋著腦袋趴著,身材起伏有致,挺臀細腰。

他喉嚨滾動,移開視線,調整呼吸走過去:

“餓不餓?”

蘭溪溪這會兒很尷尬。

不想麵對他,也不知道該用什麼姿態麵對他,捂著腦袋說:

“不餓,不渴,不需要任何。

我好睏,要睡了。”

薄戰夜狹長眼眸眯起。

他走過去坐到位置上,帶上一次性手套給她剝水果,問:

“你打算一直做縮頭烏龜?

能縮多久?”

優雅的反問,似笑話。

落在蘭溪溪耳裡,卻沉重如山。

她承認自己喜歡他,擔心他,可說出口,被他知道,還是很尷尬。

畢竟她從冇有想過表明心跡。

對一個已婚男人。

蘭溪溪抬起頭,暫時不想去談這麼沉重的話題:

“我纔沒有做縮頭烏龜,傷口在背上適合這個姿勢而已。

再說,鬨騰這麼一整晚,九爺你不累嗎?

快去休息吧,我和嫣然發完訊息也要睡了。”

薄戰夜看出她的躲避,也不想逼她太緊。

何況現在真的太晚。

他輕嗯一聲,靠在陪護床上:“有事叫我。”

“你睡這裡?”蘭溪溪眨巴著眼睛,很是詫異。

薄戰夜抬眸,一本正經,理所當然反問:

“嗯?不睡這裡陪你,應該睡哪裡?”

他好似她的男朋友,理應肩負起這份責任。

蘭溪溪看著他眼底的深邃沉穩,心裡一陣侷促,快速移開眼:

“你睡吧睡吧。”

然後,拿出手機給江嫣然發訊息:

【嫣然,你和丫丫回去了嗎?】

江嫣然很快回覆過來:【冇有,我擔心你有什麼問題,留下照應,在我們之前的酒店房間。

你怎麼樣?需不需要幫忙?】

蘭溪溪:【不用,我找到小墨,現在受了一點傷,不嚴重。

麻煩你幫忙照看丫丫,傷口好點我就回去。】

發完,她猶豫一下,很糟糕問:

【嫣然,那個……我一不小心對九爺說喜歡他,有冇有什麼辦法收回?】

江嫣然:【九爺什麼反應?】

反應……

蘭溪溪想起他當時的吻,臉頰兒一陣緋紅:

【就、就挺主動的。

可是我好糾結,你也知道我和他距離太大,還有各種原因。

我感覺我做了一件很大的錯事。】

江嫣然:【溪溪,其實從你難受逃走時,我就知道你愛九爺,不愛是不會受傷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