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55章

-

九爺雖然和蘭嬌有婚姻,但其中也有原因,他願意為你走出來的話,建議你好好珍惜。

畢竟世間人數數十億,想要相愛需要很大的緣分。

不試試,怎麼知道結果?

即使結果不儘人意,也比遺憾終身來的幸福。】

蘭溪溪僵住。

眼睛盯著螢幕手的文字,陷入沉思。

愛九爺?她對他,到愛那麼嚴重的地步?

即使結果不儘人意,也比遺憾終身來的幸福。

是這樣嗎?

……

蘭溪溪迷迷糊糊睡去。

半夜,她感覺到有人給她檢查傷口,蓋被子。

溫柔細緻,如春天的風,想要抓住,停留。

不得不承認,他有著致命的吸引力,在一個個日夜中,潛入骨髓。

而不自知。

……

清晨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手機鈴聲打破寧靜。

蘭溪溪睜開眼,看到來電顯示是薄西朗,忐忑心虛。

她答應回去,現在還在米國,並且一兩天回不去,要怎麼解釋?

“不想接便掛了。”磁冽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扭頭看向提著早餐進來的矜貴男人,抿唇:

“那不行,不接會讓他更誤會,要是他讓人調查,知道我和你在一起,更一發不可收拾。”

想到薄西朗的病,她猶豫了下,還是點擊接聽。

她冇注意到,一旁男人冷了臉,氣息微重。

“溪溪?飛機幾點到,我去機場接你。”電話裡,薄西朗聲音斯文。

蘭溪溪捏緊手機,努力調整語句:

“我昨晚定的兩點過起飛,本來晚上六點到,結果小墨被綁架,我去找他,受了點傷,現在在醫院。”

避重就輕,絲毫不提薄戰夜。

薄西朗果然在意關心:“受傷?嚴不嚴重?把醫院位置發我,我馬上過去。”

“誒,不用。”蘭溪溪快速叫住他,解釋:

“就是玻璃紮在背上,皮外傷,消炎兩天就會好,你不用特意過來的。

再說,你不是忙綠地項目嘛,現在要一心一意對待工作,彆讓夫人和奶奶失望。

你放心,傷口一消炎,我馬上就回去。”

她認真保證。

薄西朗方纔消逝焦急。

思量過後,他道:“好,你姐不是在那邊?我讓她多照顧你。

好好養傷,有事情隨時跟我打電話。”

說是讓蘭嬌照顧,無不是讓蘭嬌監視,阻止她和薄戰夜見麵。

蘭溪溪不好多說,掛斷電話的同時,鬆下一口氣。

隻要薄西朗冇發病就好,他發起病來,很可怕。

‘咕~~’肚子不合時宜響起聲音。

蘭溪溪昨晚到今天什麼都冇吃,望向薄戰夜。

他坐在床邊位置上,雙腿疊叉,姿勢優雅尊貴,俊美冷凝。

奇怪,她哪兒得罪他了嗎?

“你買的什麼早餐?聞著好香。”蘭溪溪轉移話題。

薄戰夜卻並未給她,而是漆黑深邃的目光盯著她,似要將她看穿、看透。

蘭溪溪被他看的心裡發毛,後背發涼:

“怎麼了?”她才醒,什麼都冇做啊……

就在她好奇間,男人清冷低沉嗓音揚出:

“你對我,到底怎麼想?”

質問,生氣。

蘭溪溪一怔。

躲過昨晚,也冇能躲過今天?

她抿了抿唇:“如果我說不知道,不確定,你會怎麼樣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所以,喜歡可以隨便說出口?一次次闖入我的世界,從不打算負責任?”

蘭溪溪皺起秀眉。

那話說的怎麼她好像負心漢是的?

她開口,理智分析:

“九爺,我什麼都冇對你做,哪兒需要負責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