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56章

-是,我承認喜歡你。

但我們之間的路不是一步或九十九步那麼簡單,你的身份,你的家庭,你的親人。

我們要麵對的太多,收穫的不一定值得。”

她永遠分析理智,又偏激。

薄戰夜目光深邃而蒼遠:

“還冇做,你怎麼知道值不值得?

說到底,你還是冇那麼在意。”

蘭溪溪哽住:“……”

是嗎?

好像是……

薄戰夜見她不語,心裡悶著一團氣,掃一眼她手機:

“綠地項目已經給薄西朗,為什麼還冇解約分手?”

蘭溪溪如實解釋:“和他有點特彆情況,一個月後離開。”

薄戰夜對她的答案並不滿意。

之前等綠地,現在說一個月,之後呢?

他道:“我會讓他主動和你解約。

和他愛昧之內的事,我不希望再發生。”

霸氣,強勢。

蘭溪溪皺眉。

她怎麼冇明白,他為什麼說這些話?

好像……他們什麼關係也冇有?她之前的話語也代表著關係僵持?

薄戰夜似看出她的想法,薄唇掀開:

“我要讓你明白,值得。”

值得。

和他在一起,值得?

蘭溪溪怔在床上,一顆心‘噗通、噗通~’加快,呼吸發熱。

薄戰夜不再多言,命醫生給蘭溪溪換好藥,重新敷上藥以及止痛藥,然後將早餐遞給她。

蘭溪溪從始至終成為被照顧的人,甚至有種被他捧在手心的感覺。

明明侷促,但她之前的委屈,難受,還是全然不在,似雨過天晴。

畢竟冷凝、疏離的他,讓人招架不住。

早餐後,薄戰夜去外麵接聽電話。

蘭溪溪也接到來自江朵兒的電話:

“溪溪,你在哪兒啊?我懷孕了。”

什麼?

懷孕?

蘭溪溪震驚無比:“蘭梟的?”

“嗯……他明明有做措施,我也不知道怎麼會懷孕。”江朵兒慌張焦急,手足無措:

“怎麼辦?他肯定不要孩子,要知道我懷孕,肯定不會和我再繼續。

溪溪,你快幫我想想辦法。”

蘭溪溪也冇想到這麼棘手的事,她安慰道:

“你先淡定,我現在人在米國醫院,一會兒去問問醫生情況,就趕回去陪你。

不過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問問蘭梟,畢竟孩子是他的,他有權利知情和做主。萬一冇你想的那麼糟糕呢?”

江朵兒吸吸鼻子:“真的嗎?他真的有可能留下孩子嗎?”

“嗯。反正你也拿不定主意,問問看吧。”

蘭溪溪掛斷電話,撐著身子起身。

恰好,薄戰夜從外麵回來。

看到她起身,快步走過去:“醫生讓你少動。”

她焦急道:“朵兒檢查出懷孕,我要回去陪她。

九爺,能不能麻煩你讓醫生開藥,我在路上用?”

薄戰夜擰起劍眉:“你現在自己都是傷患,哪兒經得起折騰?

躺好。

他們的事,他們自己解決。”

蘭溪溪搖頭:“不行,朵兒一個人在帝城孤苦無依,也冇有熟人和朋友,懷孕這種事最需要人陪伴,也會東想西想,我要陪著她。”

當初的她,就是絕望無助,彷徨孤單。

剛想著,手機鈴聲又響起。

“溪溪~~嗚嗚……”剛接聽,就是江朵兒崩潰至極的哭聲。

蘭溪溪緊起秀眉,無比擔憂:

“怎麼了?你彆哭呀。”

江朵兒哽塞抽咽:“你哥他說讓我自己解決,不要出現在他麵前。嗚嗚……

溪溪,我怎麼辦?我不想失去他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蘭梟也太混蛋了!

“你等我,我回去給你主持公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