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57章

-

掛斷電話,蘭溪溪氣急就要起身。

薄戰夜一把拉住她:“米國醫院,冇有出院證據,病人無法出去。”

蘭溪溪焦急:“我的是皮外傷,冇有大問題。我現在必須要回去,”

她很害怕江朵兒想不開。

“你冷靜等我說完。”薄戰夜開口:

“我去讓醫生開藥,辦出院證明,並且通知莫南西備直升飛機,申請航線。

前提是你彆亂動,路上聽我安排。”

他沉穩利落。

蘭溪溪眼睛裡立即亮起星光,點頭:

“好,都聽你的。”

半個小時後。

直升飛機停在空曠的操場。

薄戰夜抱著蘭溪溪上飛機。

直升飛機空曠,豪華。

坐上去冇兩分鐘,飛行員便正式起飛。

蘭溪溪焦躁的心漸漸安定,給江朵兒發訊息:

【我已經在飛機上了,彆多想。】

【嗯。】

看到回覆,蘭溪溪微微鬆下一口氣,同時又感慨:為什麼受傷的是女人?

蘭梟又怎麼能那樣無情無義?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要?

“你睡會兒。到了帝城纔有精力陪她。”身邊薄戰夜柔聲道。

蘭溪溪點頭,閉上眼睛。

但這種時候心裡思緒萬千,怎麼都睡不著。

她睜開眼:“蘭梟就是典型的資本主義,隻顧自己,不顧責任。

好想飛到他麵前,把他打的狗血淋頭。

要是朵兒有什麼三長兩短,我不會放過他的。”

義憤填膺,滿腔怒氣。

薄戰夜深邃目光凝著她,片刻後,說:

“對比之下,你應該知道我這樣的男人,天上地下,絕無僅有,應該珍惜。”

咳咳!

這時候趁機安利一波自己?

蘭溪溪差點吐血。

不過不可否認的是,薄戰夜知道有‘孩子’後,並冇有像蘭梟那般絕情,甚至還為她肩負起責任,想念孩子。

他,的確和彆的男人不一樣。

“小溪,那次的賭,我贏了。”男人沉穩聲拋出,提醒著什麼。

當時的賭約,若他贏了,她便邁出。

蘭溪溪想起那個賭約,心裡一陣緊張心慌。

是啊,他贏了。

她需要的勇氣他已經給予,按理說她應該邁出去。

可……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猶豫不決,彷徨無措什麼,總是冇有勇氣。

或許,是親情的束縛,道德的枷鎖。

又或者,是愛情的畏懼……

不愛,則不痛。

她冇有回答他。

腦子一直東想西想,漸漸睡過去。

背上有傷,她至始至終趴著睡,不是那麼舒服。

薄戰夜看著她動來動去,終究無奈,輕輕將她抱起,讓她趴在她的肩上,一下下寬慰。

逐漸的,蘭溪溪睡得香沉,如一隻乖巧的小貓兒。

薄戰夜聞著她香甜自然的氣息,很想一口咬下去。

這麼令他舒心愉悅的她,既然為了他不顧生命回去救他,還再一次說喜歡,那他自然不會再放手。

一覺,安然,舒服。

漫長睡眠過去以後。

蘭溪溪被手機鈴聲吵醒,她迷迷糊糊摸到,接聽。

“溪溪,你到哪兒了?

我想出去走走,可是醫生攔著我,不讓我出去。

最開始我以為你哥他好歹還是有點在意我的,派醫生盯著,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九爺的人。

他真的一點也不管我,還把我拉入黑名單。

嗚嗚……你說怎麼有他這麼絕情的人?

我好歹跟他睡了那麼多個日日夜夜,還不斷配合他,他都冇有心的嗎?”

一陣陣哭聲從手機裡傳來。

失戀加懷孕,往往會讓女孩兒崩潰。

蘭溪溪聽得心都軟了:“當初我讓你彆勾搭他,你非要一頭熱血紮進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