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58章

-我看看時間,應該快到了。

你等我,我現在先跟他打電話把他痛罵一頓,然後把她抓到你麵前。”

“彆……”江朵兒焦急出聲,可憐兮兮說:

“他自尊心強,你罵他,他會直接不鳥我們的。

溪溪,你就跟他說我快要死了,讓他來看看我吧。拜托你了。”

蘭溪溪哽住:“……”

都什麼時候了,她還這麼卑微?

偏偏不能反駁刺激她,她答應下來,掛斷電話。

然後,安靜下來,才猛然意識到——

自己坐在男人懷裡!

眼前,是男人富有線條感的脖頸和起伏喉結,還有精緻硬朗鎖骨。

每一分,每一寸,野性十足!

蘭溪溪小臉兒瞬間一紅:“對不起,我也不知道怎麼來你懷裡的,我可能睡著做夢,夢遊症。”

她極力找藉口。

薄戰夜卻風輕雲淡鎖著她,輕飄飄說道:“我抱你上來的。”

什麼?

他抱她?

蘭溪溪詫異驚訝,那眼神好似在說:我睡著,你對我做了什麼?

薄戰夜覺得她相當可愛,淺淺一笑:

“你趴著睡不舒服,便讓你在我懷裡睡。

除此之外,什麼都冇有。

還是,你期望有什麼?”

原來是這樣!

蘭溪溪臉紅搖頭:“冇有冇有……”就是這姿勢真的太親密了。

她摞動身子想要下去。

肌膚摩擦間,似有萬千電流流過。

薄戰夜扣住她細腰:“小溪,在我懷裡睡都睡了,我們之間該做的也做了,你確定不負責?”

暗啞的嗓音帶著無儘愛昧。

蘭溪溪眼睫飛快煽動。

什麼叫在他懷裡睡了?分明是他抱她的好嗎!

還有該做的也做了……明明都是有原因的!

她小聲嘟囔:“你又不是懷孕,為什麼要負責。”

“哦?聽你的意思,我還得讓生物組研究男人懷孕的辦法,你纔會跟我在一起?”

明明是開玩笑,但從他嘴裡說出來,卻有幾分認真口吻。

蘭溪溪噗嗤一笑:“你真會開玩笑。

不說啦,我還得頭疼怎麼把蘭梟帶過去。

朵兒也是,平時大大咧咧一女人,碰到蘭梟就要死不活,冇有絲毫麵子。”

幸好她知道分寸,不會愛的那麼卑微。

薄戰夜看著她,意味極深道:

“其實我倒羨慕蘭梟,有女孩兒日日夜夜配合他,為他愛的深沉。

若有些女孩兒為我如此,我得睡著也笑醒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說來說去,他都忘不了見縫插針!

她白他一眼:“有啊,蘭嬌不就是嘛?”

蘭嬌為他何止做這些,甚至三觀,自尊都不要了,是他自己不懂珍惜,三心二意。

想到這,她覺得他挺薄涼的。

薄戰夜沉下臉:“喜歡我的能一樣?

再提彆的女人,我收拾你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還不承認自己無情。

哼。

她從他身上下去,拿著手機給蘭梟發訊息:

【我三個小時後到帝城,不管你與朵兒結束還是什麼,必須出現在醫院好好談。

不然,我爆微博戰鬥你。】

冇有任何留情。

很快,蘭梟回覆過來:【她讓你威脅我的?

你告訴她,彆把算計用到我身上,否則不會有好下場。】

蘭溪溪???

這該不會以為朵兒故意懷孕的吧?

她冇好氣怒發過去:【你自己管不住你的下半身,做不好防護措施,還好意思責怪朵兒?

朵兒瞎了眼纔會看上你,陪在你身邊。

我勸你好好處理,不然,冇有好下場的是你。】

蘭梟:【……行?處理是吧?三小時後見。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