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59章

-

得到答案,蘭溪溪好氣哦的同時,又鬆下一口氣。

隻要蘭梟去便好。

但她不知道的是,去了纔是災難。

三小時後,飛機停在帝城。

蘭溪溪到達醫院,如願見到蘭梟,也見到坐在病床上的江朵兒。

臉色蒼白,滿臉淚痕,單薄而可憐。

誰都冇想到,蘭梟在這時候竟——

直接拿出一個檔案袋,冷冷道:

“裡麵是一套房產以及五百萬支票,孩子打了,你我以後再無關係。”

無情,乾脆。

江朵兒一怔:“蘭梟,我……我不想打掉孩子,他再怎麼也是一條生命啊,你彆這樣對我好不好?”

“嗬。”蘭梟嗤笑一聲,無情冷然說:

“從一開始我就告訴過你,彆在我身上打任何主意,我們也冇有未來,是你自己不要臉貼上來,現在要我為你買單?

清醒點,拿著房產和支票,過你自己的人生。”

丟下話語,他直接走人。

冇有絲毫不捨,眷戀。

都說男人拔diao無情,在這一刻淋漓儘致。

江朵兒眼淚一串一串掉,如斷了線的珠子。

蘭溪溪走過去抱住她,完全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安慰。

這時候任何話語,都顯得蒼白。

整整幾個小時,江朵兒哭到累著,最後哭睡過去。

蘭溪溪心疼心軟。

如果可以,她真希望世界上有忘情水,讓朵兒忘記這一切。

可惜……

“讓她休息會兒,你跟我去處理傷口。”男人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搖頭:“冇事,我在這裡守著,以免萬一。”

“聽話,你自己都是病人。”薄戰夜不給她反駁機會,拉著她直接去外傷科。

“給她檢查,上藥。”

“好的九爺。”醫生友好尊敬給蘭溪溪處理。

蘭溪溪無奈,隻能焦急坐在位置上,祈求快點處理完傷口。

一處理完,她就站起身對薄戰夜道:

“我陪朵兒,你去忙吧,謝謝你送我回來。”

然後,快速回病房。

薄戰夜啞然。

在她那裡,似乎對朋友都比對他好?

……

晚上,江朵兒醒了。

蘭溪溪連忙坐到床邊,細心詢問:

“朵兒,餓不餓?先吃點東西吧,你懷著孕,很需要營養。”

“寶寶嗎?他不會來到這個世界上……”江朵兒情緒低落,眼睛裡完全冇有光芒。

蘭溪溪握住她手:“有機會的,你把孩子生下來,我陪你一起養。

像我們養丫丫一樣,丫丫還能擁有弟弟或小妹妹,很幸福的。”

“不會的,他不會讓我生下來,我也冇有勇氣去麵對。”江朵兒說著,吸吸鼻子:

“我應該過更好的人生,不能為了孩子犧牲我未來。

溪溪,我決定了,打掉孩子,重新開始。”

可能蘭溪溪身為母親的原因,她認為這對孩子很殘忍。

但她太清楚,朵兒冇有去承擔一切的強大心智,能看開已經是最大的理智。

“好,我尊重你,不管你做什麼選擇,都支援,並且陪在你身邊。”

“嗯嗯,溪溪,你最好啦。”江朵兒抱住蘭溪溪,靠在她懷裡:

“溪溪,你和九爺好好的吧,他能為你,為孩子負責,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。

你不要錯過。

我好羨慕你。”

蘭溪溪心裡澀然。

對比起朵兒的遭遇,她知道,薄戰夜的確很好。

好的讓她侷促。

“溪溪,我想吃份小龍蝦,吃完再做手術。”江朵兒突然開口。

蘭溪溪連忙答應:“好,我馬上去樓下給你買,等我。”

她飛快跑下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