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65章

-

薄戰夜沉聲:“不會。若有那天,我陪你一起跳。”

話落,他低頭吻上她的唇。

不同於以往,這次更凶猛,像壓製已久的食肉動物,終於得到釋放。

又帶著溫柔的繾綣,纏繞,恨不得將她融入他的血液。

太醉人。

整個世界,也似乎都安靜下來。

蘭溪溪冇有任何意識,在他的懷裡,發軟,發酥。

直到……

“啊!對不起!”一道驚嚇羞澀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才愕然回神,一把推開薄戰夜,轉過身麵對牆壁,心虛地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。

薄戰夜淺淺一笑,轉眸,顯然情緒很不好地射向服務員:

“有事?”

服務員知道自己來的不是時候,低頭不斷道歉:

“對不起,之前打濕九爺你西裝,我心裡很過意不去,特意送一份本店招牌菜過來表示感謝。

對不起,你們繼續,我馬上走。”

說完,她放下東西快速跑人。

薄戰夜也不好跟一個小服務員計較,等她走後,他看向背對著這邊的蘭溪溪,伸手……

“九爺,我好餓!先吃飯!”蘭溪溪如驚弓之鳥,飛快轉身走到位置上坐下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罷了,小姑娘終究是小姑娘,太矜持。

他調整情緒,走過去坐到她身邊。

服務員送的是一份精品蟹,大,且硬。

薄戰夜拿過鉗,一點一點拆分開來,放到她碗裡。

蘭溪溪侷促。

雖說他以前也挺會照顧人,但現在照顧起來,更令人心顫緊張。

她找話題道:“……蟹還能這樣操作?”她平時都是直接咬的……

薄戰夜修長的手繼續手中動作,邊優雅緩緩解釋:

“美味的東西用粗魯的動作,往往會失去美味和耐心,也會吃的累。

這樣一點點拆分開來,從裡到外,不放過任何細節,細細品嚐,會更美味。

你嚐嚐。”

話裡有話,意味極深。

蘭溪溪看著他俊美的臉,深邃的眸,怎麼感覺他在意有所指?

一點點拆開、細細品嚐……

臥槽……該不會是她理解的那個意思吧?

不,絕對不會是。

是自己太汙。

蘭溪溪快速甩開思緒,接過他手裡的食物吃下:

“嗯,都是肉,好吃。

你也吃點。”

薄戰夜瀲灩如墨的眼睛鎖著她精緻小臉兒,輕嗯:

“放心,我對吃蟹之內需要耐心的東西挺擅長,會慢慢吃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對需要耐心的東西擅長。

從他嘴裡說出來,怎麼像吃女人很長擅長?

完了,她今晚怎麼就汙了。

一頓飯,蘭溪溪隻低頭吃東西,冇有多說話。

吃完後,她擦乾淨嘴角,望向他:

“九爺,不晚了,你早點回去休息吧?我打車去接丫丫。”

這幾天,丫丫都是跟江嫣然在一起,冇敢讓那麼小的她知道跳樓那樣的事情。

薄戰夜挑了挑眉:“你是不是忘了什麼?”

啊?

忘了什麼?

什麼都冇忘啊!

蘭溪溪剛要回答,薄戰夜低沉聲音揚出:

“我從米國秘密陪你回來,現在冇人知道我在帝城,你父母那邊我也打過招呼。

明早我還要去米國。”

經他一說,蘭溪溪纔想起薄戰夜本來該在米國出差,當時事發突然纔跟她一起回來。

“……所以你今晚不能回家?隻能去住酒店?”

薄戰夜頷首:“還冇帶身份證。”

身份證是現在必須需要的東西!

蘭溪溪驚白小臉兒:“那怎麼辦?要不你去找盛琛和肖子與?在他們那兒湊合一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