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66章

-薄戰夜:“明早我要去米國,今晚趕我走?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們還能一起露宿街頭不成?”蘭溪溪弱弱吐槽。

薄戰夜挑眉:“你去開一間房,我之後進去找你。”

什、什麼?

開房!!!

原來這纔是他想說的重點!

蘭溪溪感覺到他在明顯的暗示,畢竟孤男寡女去酒店開房,不就是那個……

她臉紅侷促,完全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拒絕,他會冇麵子。

答應,她這纔剛剛答應試一試,發展也太快……

見她半天不語,薄戰夜似看透她的想法,暗啞的嗓音問:

“在想什麼?

我隻是希望今晚住一起,明早你送我上飛機,該不會……

你覺得我要對你……”

“不是!纔沒有!”蘭溪溪雙重否定,站起身:

“我剛剛隻是在想今晚又要愧對丫丫,絕對冇有想那些。

走吧,選個離起飛點近的機場。”

她匆匆走出去。

薄戰夜唇角一笑。

雙重否定表肯定,小姑娘,似乎也並不是那麼純潔?

……

二十分鐘後。

蘭溪溪按照薄戰夜說的,戴著口罩先開了間房,然後走地下車庫接他,帶著他快速回房間。

關上門的那一刻,她有種偷?情?的感覺?

現在他和蘭嬌還有婚姻關係,她終究是第三者,可不就是……

“你先洗?還是我先?”男人聲音響起。

他站在衣櫃前,優雅地解領帶,白襯衫鈕釦,每一個簡單的動作由他做出來,都帶著致命的誘惑。

蘭溪溪心慌,暫時不想看到他:

“我先洗。”

然後匆匆跑進浴室,關上門。

站在花灑下,她又忽然想到,為什麼一定要洗?剛剛還那麼迫不及待的回答,他該不會誤會的吧?

不行,開房、洗澡什麼的,太像為某些事情做準備。

蘭溪溪走出去:“我纔想起我背上傷還冇痊癒,不適合洗澡,還是算了。”

她的神色有些奇怪。

薄戰夜端倪著她。

她的傷口雖說冇完全結痂,但已經可以碰水。

何況,這幾天在醫院照顧江朵兒,並冇有太多時間打理身體。

她居然不惜洗?

男人的目光太匆忙打量。

蘭溪溪被看的心虛。

隨即想到,她故意說不洗,是不是顯得自己太此地無銀三百兩,胡思亂想了?

“那個……我還是洗吧。”

她轉身重新走進浴室,關上浴室門。

侷促臉紅姿態落在薄戰夜眼裡,他瞬間反應過來,變得清明。

無奈笑笑,他拿過衣櫃裡嶄新浴袍,走過去,抬手敲門:

“浴袍冇拿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要瘋了!

怎麼能忘記這麼重要的事?

還好還冇脫衣服!

她打開浴室門,伸手接過:“謝謝。”

薄戰夜看她一眼,紳士優雅:“不客氣。”

然後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下,閒逸看報紙,並冇多餘言語。

蘭溪溪看著他風輕雲淡的姿態,越發窘迫尷尬。

或許,他根本冇任何心思,是她自己多想了。

蘭溪溪啊蘭溪溪,你怎麼就這麼不純潔?

她站到花灑下,用水清醒自己。

從洗澡到吹乾頭髮,花了足足二十五分鐘。

“我洗好了。”

蘭溪溪走出浴室。

一頭秀髮如海藻披散,潔白浴袍包裹著嬌俏身姿,身上皮膚因剛洗過,白裡透紅,吹彈可破。

並不露,偏偏就是很吸引人。

薄戰夜看到嬌小惹人的蘭溪溪,幽暗目光中,有什麼東西在躍躍跳動。

他移開視線,輕嗯一聲,走進浴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