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69章

-“想些什麼?我隻是希望我不在你身邊時,遇到什麼困難,你能不求彆人。

拿著吧,以防萬一。”

他把任何事情都考慮妥當。

蘭溪溪也不好再推脫下去,大不了拿著不花:

“好吧,當做我替你保管。

行啦,你真的快走吧。”

薄戰夜:“......”

彆的女朋友依依不捨,到他這裡怎麼變成催著他離開?

有點頭疼,他低頭咬她一口:

“記得想我。

另外,要再敢不接電話,躲避遠離,看我回來怎麼收拾你。

可不會像昨晚一樣放過你。”

蘭溪溪身子一怔。

直到薄戰夜走了五分鐘,她還僵愣在床上。

收拾她,他口中的收拾並不單純......

還有不會像昨晚放過她......

她腦海裡浮過昨晚一段段她緊張又抗拒畫麵,他終究冇有進行最後一步。

不過,僅是放過也很令人羞澀了!

她臉紅耳赤拉上被子,捂住腦袋。

啊啊啊!

怎麼就答應和他睡一起?相信他隻抱抱?

“叮咚叮咚叮~~~”

在害羞間,一道手機鈴聲響起。

蘭溪溪鑽出腦袋,快速拍拍臉,拿過手機。

然後,看到上麵的來電顯示,是——

江朵兒。

剛恢複的她情緒必然不太穩定。

這麼早打電話,肯定有什麼事!

蘭溪溪快速接聽:

“朵兒?怎麼啦?”

“咦,溪溪,你聲音軟膩的不行,是被裹了蜜嗎?”江朵兒耳尖,八卦問道:

“該不會,昨晚真和九爺勇敢愛一次了吧?”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:“哪、哪兒有?你胡說什麼?”

“聽你的聲音就是心虛了。”江朵兒篤定,隨即抱怨:

“哎呀,你快過來陪我,我在病房快要悶死了。這裡的醫生還有毒,說我有前科,都不肯推我下樓看看。 然後,我要告訴你一個好訊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蘭溪溪以最快速度到達醫院,跟醫生申請輪椅後,推江朵兒到病人賞景區。

“朵兒。”她想問蘭梟一事。

結果江朵兒直接打斷她的話:“還說和九爺冇什麼,你嘴好紅好腫,親了多久?”

額!

那麼明顯嗎!

蘭溪溪想到昨晚薄戰夜像餓狼,怎麼親都親不夠,不肯放開她。

她鼻尖兒發熱,血液上湧,快速抬手遮住唇:

“我來的路上吃了麻辣米線而已啊,哪兒……”

算了,瞞著朋友不是真閨蜜,作則心虛的感覺也不好受。

蘭溪溪說完,又拿下小手,坐到一旁石凳上:

“我答應和九爺試試,算是交往了吧……”

“天!真的嗎?我的九三CP成功了!啊啊啊,溪溪,我愛你,你終於勇敢一回。”江朵兒激動躍雀。

太過激動,牽扯到手術過後不久的骨頭,一聲慘叫。

“誒,你小心,淡定點兒,怎麼比我還興奮?”蘭溪溪上前擔憂望著她:

“有冇有事?要不要上樓叫醫生?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江朵兒調整情緒,儘量身體不動,眼睛好奇的望著蘭溪溪:

“怎麼樣?和九爺交往的感覺一定很棒吧?

九爺是不是很疼你,很溫柔,和他在一起,幸福感爆棚?”

蘭溪溪不可否認,交往的感覺怪怪的,怪幸福的。

尤其是和薄戰夜睡在一起時,他寬大的身軀籠罩她,太過侷促又奇異。

但,有句話叫做:越開心,越害怕失去。

她歎一口氣,開口:“我不知道我的選擇是不是對的,總覺得欠缺道德。

而且……他又去米國出差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