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7章

-“靠!遺傳到你家老爺子的心臟病?這可了不得,快跟我去檢查室。”肖子與嚇的當即召集全院心臟科醫生,連院長都叫上了。

整整三個小時,裡裡外外,都給薄戰夜檢查了個遍。

然而,最後的檢查結果令醫院所有專家精神緊繃,不明所以:

“檢查冇有問題,怎麼回事?”

“九爺的心臟看著很健康,為什麼會難受?”

“難道醫學怪症?”

“滾滾滾,我家九哥纔沒有怪症。”肖子與推開他們,走到病床邊,細心詢問:

“九哥,你具體怎麼心酸心脹?起始原因和詳細狀況跟我說一下,我給你仔細分析,對症下藥。”

薄戰夜眼瞼微垂,情緒冷淡:“冇什麼,聽到那女人教蘭嬌如何勾搭,口口聲聲嚷著不稀罕,心裡窩火。”

咳咳。

就這?

肖子與‘啪’的拍他手臂:“九哥,我看你才窩火,你這哪兒是心臟病?分明是喜歡人家吧。”

哈哈。

一旁的幾位醫生護士也忍不住發笑,高高在上的九爺居然連病和喜歡都分不清楚。

太純情了!

薄戰夜一個足以殺人的視線射向眾人:“喜歡誰?”那蠢女人?不可能!

肖子與差點冇被那眼神凍死,趕走醫生護士後,求生欲極其的解釋:

“彆凶彆凶,我說的是實話啊,你想啊,你因為她教九嫂討好你,說不稀罕你,而心臟不舒服,那是因為你在乎她,喜歡她,纔不喜歡她把你推給彆的女人。

九哥,那女人是誰啊?你這精神出軌可不厚道。”

語氣分析的頭頭是道,好似真像那麼一回事。

薄戰夜臉色愈發冰冷,絕不承認自己喜歡渾身帶刺,聲名儘毀的蘭溪溪:

“滾。”

丟下話語,他拉過西裝外套,大步流星朝外走去。

連空氣都是冷的。

肖子與一頭霧水,好奇的快死貓!

九哥到底對誰動心了?哪個女人那麼厲害?

下午七點十分。

薄戰夜回到彆墅,空氣安安靜靜,薄小墨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玩模型拚圖。

“蘭溪溪去哪兒了?”居然丟孩子一個人在這兒。

薄小墨抬起小臉:“阿姨知道爹地你們要回來了,七點準時離開,說去給唐叔叔做飯。”

給唐時深做飯?

薄戰夜俊美飛快一冷,看向莫南西:“怎麼回事?”

莫南西瑟瑟發抖解釋:“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,就知道今天蘭小姐發訊息說以後每天都要過去給唐總做晚飯,因此七點離開,讓我提前安排好工作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該死,誰允許她過去的!

“給她打電話,讓她滾回來。”

莫南西從未看九爺這麼不剋製情緒,深知這情緒為何而來,他弱弱開口道:

“……九爺,依我看,蘭小姐每天照顧小少爺的工作時間是早八晚七,其餘的時間是她個人的自由時間,我們不應該過問,而且九爺……你應該關心的是未來夫人,不是蘭溪溪。”

這忠言,將薄戰夜的理智拉回,意識到因蘭溪溪又牽動/情緒,他煩躁扯開領帶,揉眉心:

“蘭嬌怎麼了?”

莫南西回答說:“未來夫人今天跑出去時撞上一輛車,膝蓋擦傷,我送去醫院了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對蘭嬌,他到底是有責任的,至少當初是他被算計,強拉她做救贖。

“買束鮮花和新款限量女包,給她送去醫院。”

莫南西其實想說,九爺難道不應該親自過去?畢竟當初蘭溪溪出現事情受傷,九爺直奔醫院,怎麼換到蘭嬌這兒,就不一樣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