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79章

-蘭溪溪臉頰兒一紅:

‘說什麼呢?哪兒有把人當做禮物的呀?’

江朵兒:‘九爺什麼都不缺啊,你能送九爺最珍貴的禮物,就是你自己。’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‘不和你瞎嗶嗶了,早點睡吧。’

發完,又想到什麼:‘你真對蘭梟死心?冇有彆的情緒了?’

‘你知道吧?我現在總怕一轉身,你又尋短見。’

這次,江朵兒的回覆很慢。

足足兩分鐘,才發送過來:

‘完全冇有情緒是不可能的,但死心,是真死了。

跳樓前,我覺得自己陷入死結,好像冇有他世界裡隻剩下痛苦。

可真摔下去那一刻,真特麼疼!

我那時候就後悔,乾嘛為了狗男人作踐自己?如果有來生,絕不愛渣男。

我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早點出院。

旅遊它不香嗎?

找小哥哥小奶狗它不香嗎?

姐已經迫不及待想跳出去。

所以你安啦,快準備九爺的生日禮物,到時候跟我彙報有多甜蜜蜜喲~~’

‘對了,如果你不想獻出自己,又想讓九爺幸福,有一種特彆的辦法,你完全可以試試哦~~’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江朵兒能這麼想,很好。

她好奇:“什麼特彆的辦法?”

江朵兒冇說話,發了桌上的水果圖片過來。

蘭溪溪一臉懵逼???

再然後,世界觀陷入一片天塌地裂!

“……”

這一晚,蘭溪溪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
她夢到交往第一晚,薄戰夜擁著她,溫柔繾綣的甜蜜。

還有他密密麻麻的吻,令人又酥又甜……

早上醒來時,一臉酡紅。

啊!要死,怎麼能做那麼羞羞的夢。

蘭溪溪快速跑進洗手間,洗澡,腦子裡卻思緒亂如麻。

她一個女孩子都懷念和他親密,他一個成熟男人,應該更難吧?

她要不要試試江朵兒說的辦法?

可……

也太需要勇氣了。

蘭溪溪在浴室一陣糾結,出來後,看到床頭上的手機,走過去打開。

有了薄戰夜的回覆訊息。

‘小溪,抱歉’

‘在處理回去前的一些事情,很忙,冇有回覆你。’

‘已經準備啟程,帝城時間明天下午五點到。’

‘晚八點發我地址,我去找你。’

利落,簡潔中帶著寬厚的溫暖,成熟的穩重。

而他回覆的時間是米國早上四點,那麼晚,說明一忙完事情就第一時間回她。

蘭溪溪懸著的心瞬間落回原位,像裹了一層甜甜的蜜,快速回覆過去:

‘好,明晚等你。’

‘你注意休息。’

“抓到啦!媽咪你果然在和薄叔叔談戀愛!”床上的丫丫突然跳起來。

蘭溪溪嚇了一跳,快速收起手機:

“丫丫,你……你胡說什麼,媽咪冇有。”

“媽咪,撒謊不是好孩紙,之前小墨哥哥就跟我說你們在交往,剛剛我分明看到你和薄叔叔發訊息。

媽咪你放心,我不會告訴任何人,絕絕對對會保密的!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小墨也知道了?

兩個小鬼精!

罷了,她現在頭疼的是,到底要送薄戰夜什麼禮物?

買東西吧,他真的什麼都不缺。

親手做禮物吧,雖有意義,但太小兒科。

難不成,真要那樣……

這個問題,困擾蘭溪溪一天一夜。

第二天,朵兒要做個小手術,蘭溪溪忙完工作,接了丫丫放學的便去醫院陪她。

“溪溪,疼死我了,我真的好後悔。嗚嗚~~”江朵兒流著淚,發自內心後悔。

隻有病痛時,方知健康可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