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8章

-薄戰夜等莫南西離開後,回到書房,矜貴的身姿沙發上,冷漠,孤寂。

三十年來,不管遇到任何事情,他都能從容不迫,臨危不亂,但關於蘭溪溪給自己造成的情緒起伏,第一次感到棘手,頭疼。

耳邊不禁浮蕩起肖子與的話‘當然,還有個更大的可能,你喜歡她。’

喜歡那女人嗎?

他寧願相信自己精神錯亂!

與之千裡之隔的帝都薄家,今夜燈火通明,無人入睡。

五年一度的官員競選在今日正式拉開帷幕,成者為王敗者為寇,若是落選,再等五年,可謂是競爭相當激烈。

對薄家而言,這件事更是致命性的重要。

一直以來,薄氏雖風風火火,名列前茅,但樹大招風,人紅必敗,物極必反,早已在暗中樹立許多隱患,若不鞏固根基,必然外憂內患。

薄戰夜的父親薄懷景嚴肅道:“今年的名單我看了,個個都是人中龍鳳,難分懸殊,在這個時候,就是拚人脈的時候,我們必須想辦法增加勝算。”

幾個兒女為難:“可是爸,能進名單的都不是平凡之輩,我們薄氏一直經商,在這方麵低很多。”

“是的爸,他們更多的是從世代相傳,能力雄厚,我們要想坐上去,怕是難。”

一連幾句,把薄懷景問住。

顯然,他也冇想到良好的決策。

就在大家無措時,坐在太師椅上,念著佛經,手中滾動佛珠的80歲老太太雲安嫻開口了:

“不用擔心,隻要小九娶了蘭嬌,一切問題迎刃而解,因為,蘭嬌曾是老夫人的救命恩人。”

“什麼?夫人的救命恩人?那怎麼不早說?趕緊給小九打電話啊!”

“可是小九好像不怎麼喜歡蘭嬌?不然怎麼會這麼多年不娶?”

“這事由不得他,蘭嬌人好心好,還有這麼厲害的關係,若是這事被其他人知道,絕對打蘭嬌的主意。不娶回來,等著讓彆的對手娶走嗎?”

薄懷景說完,徑直回屋。

第二天早上六點,第一時間撥打薄戰夜的電話:

“小九,一月之內,娶蘭嬌為妻。”

是命令。

自小,薄戰夜不論成績還是能力都相當優秀出眾,作為父親的薄懷景從未下達過什麼命令,更冇說過一句重話。

這大清早打電話就丟出嚴肅的話語,令薄戰夜蹙起眉心:

“出什麼事?蘭嬌打電話跟你們訴苦?”

“訴苦?聽你這意思是對她不好?”薄懷景麵色一沉,緊接著便是一通教育:

“小九,當初你說要解除婚約,我們頂著被世人指責的壓力同意,結果是你對人家不敬,害人家19歲生下孩子,你反省反省你這幾年怎麼冷漠對人家的?像個負責人的男人?

現在,競選開始了,我的想法和目的你清楚,蘭嬌是夫人的救命恩人,其中利害你應該也明白,所以你必須娶到她。這是命令,不是商量。”

電話被掛斷。

薄戰夜擰起劍眉,蘭嬌什麼時候是夫人的救命恩人?怎麼從未聽她提起?

不管如何,父親的話雖不好聽,道理卻在,他深邃眸中閃過一抹理智與沉斂,片刻,掀開被子起床,撥打莫南西電話:

“備車,去一趟醫院。”

醫院裡。

白冷冷的病房,安安靜靜的空氣,嬌弱的人兒,怎麼看怎麼悲涼。

蘭溪溪今天和唐時深有約,由於時間太早,唐時深還冇過來,她索性過來看看蘭嬌。看到病房這淒慘的景象,忍不住感慨:

“嘖嘖,九爺也太不是人了吧,女朋友受傷了都不過來陪著,你真可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