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83章

-你若是打個電話,語音還會提醒你關機。

因為,他答應我不會有任何乾擾。”

蘭嬌說著,撿起手機,又播放語音:

‘戰夜,可以先不回她嗎?’

‘把手機關機好嗎?’

‘我想安安心心。’

‘好。’

最後一個字,的確是薄戰夜的聲音!

如同利刃,又如同傷口上撒鹽。

蘭溪溪心臟被一刀刀劃開,劇痛無比,痛的抽搐,流血。

照片可以作假,但視頻和聲音不可以。蘭嬌也不會蠢到拿假照片來她麵前作假的地步。

她當時聽江朵兒的,終於鼓起勇氣相信他,換來的卻是如此的可笑!

她手心掐著,裡麵出現一道道血痕,卻毫無知覺。

一個字也發不出。

蘭嬌居高臨下看著蘭溪溪,揚起笑容:

“不信的話,你今晚再問問戰夜,他多久與我離婚的事情吧。看看戰夜怎麼回答你。

哦,對了,一會兒我和戰夜要先去看煙花,他可能要晚點來見你了。

蘭溪溪,你真可憐哦。”

邊笑,她邊踩著高跟鞋搖曳生姿離開。

蘭溪溪僵坐在原地。

地上是冰涼的,空氣是寒冷的。

卻冷不過心。

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。

直到‘叮咚’一聲,手機響起聲音,她纔回神,拿過手機。

是薄戰夜發來的訊息:

‘小溪,抱歉,我這邊還有點事情,晚點過去。’

冇有晚點了!

蘭溪溪心間冰涼,手心顫抖的敲擊螢幕,發送過去,直接問:

“你那晚和蘭嬌做了是嗎?”

“你之前說你會解決和她的婚姻,你打算多久解決?”

訊息發出去,很快,薄戰夜的來電閃進來。

這種速度,好似很在乎她似得。

蘭溪溪冷笑,但還是想聽聽他的解釋。

她滑動接聽。

“你在之前發來的地址?等我,我馬上過去。”

“現在冇事忙了?可以過來了?”蘭溪溪可笑諷刺的問。

問完,不給他回答的機會,又道:

“你不用急,先回答我剛剛問的問題。”

薄戰夜默了一秒,沉聲:

“小溪,第一,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所以,是承認做了嗎?

“第二,我說過會解決,就會給你滿意的答案。”

滿意嗎?她現在已經不滿意了。

蘭溪溪笑,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。

以前,她想過他對她不是真心,想過他隻是把她當做消遣的玩物。

但,他似春雨、像春風,一步步瓦解她的心,告訴她,值得。

她鼓起勇氣邁出來,相信他,甚至在麵對蘭梟和之前蘭嬌最初的怒氣時,冇有退縮,想要爭取。

可是……

她太愚蠢了。

他不管是對蘭嬌,還是對宋菲兒,又或者那個秘書,彆的女人,都可以溫柔。

那種溫柔,隻是表麵裹了蜜的騙局,帶毒的糖。

傷人,傷肺,傷心。

“小溪,怎麼不說話?

我已經在車上,等我。”

手機裡,男人低沉溫潤的聲音傳來。

蘭溪溪搖頭:“不用了。薄戰夜,我不會再喜歡你了。”

因為喜歡的滋味,太疼。

僅是纔開始,就這麼疼,以後她真害怕像江朵兒一樣,痛到跳樓。

而她,有女兒,即使跳樓,也冇有資格。

她不要再嘗受這種痛苦。

蘭溪溪掛斷電話,直接把薄戰夜的微信,手機號碼,全都拉入黑名單。

再見。

僅此一次的喜歡。

薄戰夜第一次被女人掛斷電話。

他懊惱地重新給她打電話,結果提示無法接通。

再給她發訊息,顯示被拉黑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