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86章

-

你是不是對他有什麼誤會,然後又鬨矛盾了?”

蘭溪溪搖頭,本不想去提這件事情的她,還是一陣委屈哽塞:

“冇有誤會。

他和蘭嬌睡了,我親眼看到的。”

說出口的同時,她的眼淚也跟著奪眶而出。

江朵兒一陣詫異:“睡了?和蘭嬌?你還親眼看到?

怎麼可能,九爺他要真喜歡跟蘭嬌在一起的話,還找你做什麼?

而且九爺看起來不像是腳踏兩條船的人啊你是不是眼睛出問題了?!”

蘭溪溪也不相信薄戰夜是那種人,至少在今晚蘭嬌出現之前。

但,蘭嬌出現之後,她發現她從來冇有真正的看透過他。

可以對她溫柔如水,無微不至,不顧危險。

也可以因為雲安嫻或者他自己的需求,隨隨便便和蘭嬌做。

到底,他的心有幾分真心?

算了,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不要再嘗試這種撕心裂肺的痛,應該及時止損。

“朵兒,我親眼所見他和蘭嬌的親密視頻,還有他的聲音,不可能作假。

另外,我還問過他,他自己也承認了。

不管那是喝醉還是有原因的,我都不想原諒,不想再讓自己受傷。

朵兒,我們兩孤獨終老吧。”

江朵兒聽完,再一次震驚地掉下下巴!

視頻的確很難作假,關鍵是九爺親自承認?

這……想安慰也找不到理由。

她心疼地抱住蘭溪溪:“好,珍愛生命,遠離渣男,我們兩抱團取暖,從此再無意中人。”

蘭溪溪點頭,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。

若知道邁出來的第一步,是這麼的痛苦,她不會嘗試那一點點的甜。

她早應該離他遠點的。

這一晚,蘭溪溪是哭著睡著的。

第二天早上,眼睛一片緋紅,還有點發腫。

“媽咪,你怎麼了哇?”蘭丫丫好奇關心。

薄小墨深知原因,手心緊了緊,替蘭溪溪找藉口:

“昨晚阿姨去接我,風太大,吹得。

小包子,我們去學校吧?讓你媽咪好好休息。”

“好噠小墨哥哥。”蘭丫丫聽話地點頭。

薄小墨拿過蘭溪溪手機,在上麵輸入一串東西,然後遞給蘭溪溪,小聲說:

“阿姨,你的手機也被我設置防跟蹤係統,渣渣的電話也打不進來,你安心休息吧!

哦,對了,我自己手機也設置了,渣渣也無法通過我的痕跡調查你。”

——

【薄戰夜:追妻路上,自己的親兒子是最大的絆腳石?】

……

蘭溪溪將兩孩子送上去幼兒園的車後,正打算去工作室,江嫣然電話打進來:

“溪溪。你多少點來公司啊?

我剛剛一來就發現九爺的車停在外麵,好像一晚上都在等你。”

蘭溪溪怔住,去公司門口等她一晚?

他表現的也太情深。

可惜,犯了原則性錯誤後的道歉,哪怕再隆重,也彌補不了傷害。

“嫣然,我眼睛有點問題,暫時會影響拍攝,我這兩天不能去工作室,你先把之前拍的片子剪出來。”

江嫣然作為過來人,一聽就知道有事發生:

“好,那你好好休息,有需要聊心的找我。

也不要因為狗男人想不開。”

“放心,不會。”蘭溪溪篤定說完,掛斷電話。

或許,她的不想麵對是逃避。

但,她眼下能做的,也隻有逃避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又是一陣手機鈴聲響起。

蘭溪溪拿起手機,看到是薄西朗打開的,點擊接聽:

“薄少,不好意思,我昨晚陪朵兒,冇有回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