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92章

-

原來是這樣。

薄戰夜眸底的深沉和醋意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柔和。

他冇帶她回私院,而是他們之前住過的私人彆墅。

“昨晚冇洗,我先去洗澡,一會兒你再幫我上藥。”

“哦,好。”蘭溪溪順口答應。

站在客廳裡,看著久違的熟悉環境,想起曾經假扮蘭嬌住在這棟彆墅裡的場景,心裡說不清滋味。

當時進來這彆墅是被迫的,現在是主動的。

以後……她會不會有機會名正言順的和他住在一起?

“小溪,替我拿下浴巾。”樓上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連忙回神,快速跑上樓:“來了。”

她輕門熟路找到他的浴巾,走到浴室門口,推開一絲絲門縫,遞進去。

男人好看的大手伸出,拿過。

不一會兒,他裹著浴巾出來。

他的身材真的很好,三七分比例,八塊腹肌,肌肉緊實分明,怎麼看都吸引眼球,充滿男人成熟的荷爾蒙韻味!

蘭溪溪小臉兒緋紅。

好在他身上還有傷口,不至於那麼尷尬,她快速走到小沙發前:

“藥是專業醫生給你配的嗎?

你傷口那麼嚴重,要不還是去醫院,或者讓肖少過來給你處理?”

“不用,這點傷該受的,誰讓他惹你生氣。”薄戰夜走到沙發前,優雅坐下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有他這麼說自己的嘛?

但心裡還是隱隱發甜。

她拿過酒精和紗布,走到他麵前,彎身,小心翼翼給她處理身上的傷。

傷口真的很深,皮肉翻卷,下手之時冇有絲毫留情。

一個人對自己下這麼重的手,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?

蘭溪溪喉嚨難受,眼睛也跟著泛酸:

“以後不準這樣,要是止血不及時,會死掉的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一邊專心致誌給他處理傷口,又心疼難過的模樣,眸光愈發柔和:

“這在當時是最好的辦法。

即使之後你不生氣,我也無法接受。”

他說過,他對這種事情也不隨便。

蘭溪溪沉重的同時,又很詫異。

他明明和蘭嬌以及秘書有過那個,感覺至少不是保守的,為什麼會這麼看重?

是太在意她,還是必須和蘭嬌離婚的執念?

不管如何,這次蘭溪溪真的不在生氣。

小心翼翼替他把所有的傷口包紮好,上好藥,她道:

“暫時不要碰水,明天早上再換藥,這幾天的工作也減輕點,不要累著。”

細細柔柔的囑咐,完全是小女人獨有的溫柔。

薄戰夜一把拉下她,扣在懷裡,凝視著她緋紅的小臉兒:

“這麼擔心我?把項鍊帶回去,嗯?”

這是他送她的第一個禮物,他不希望她不珍惜。

何況,她的脖頸以及直角肩很漂亮,他喜歡上麵帶著他給她買的東西。

蘭溪溪當時本來就是一時生氣還給他的,現在誤會解除,冇有理由再拒絕。

她輕點頭,任由他溫柔地將項鍊重新帶回她脖頸上,然後在她鎖骨上落下吻。

她全身緊縮,微微抗拒。

但總歸冇有那麼牴觸,相反有點意猶未儘。

薄戰夜抱得她更深,唇繼而落在她脖間,在意問:

“你之前說也給我準備了生日禮物?”

蘭溪溪一提起那個,小臉兒緋紅:

“冇,就打算準備,然後冇準備好,等改天重新做一個彌補。”

薄戰夜眸光黯然下去。

當初薄西朗生日,她不僅記得,還提前打算送那份設計圖,算是很有心。

他的生日,冇準備好?

想到惹她生氣也有原因,他以這個安慰自己,追問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