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93章

-“原本準備的什麼?冇得到,至少讓我聽聽?嗯?”

蘭溪溪哪兒敢說!

“真的冇啥,不要問啦,你是不是昨晚晚飯還冇吃?我去看看給你隨便做點什麼吧。”

她起身就跑。

薄戰夜看出她的臉紅和心虛,直覺不是那麼簡單,心裡升起一抹探究與好奇。

‘叮咚!’正好這時,蘭溪溪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微信。

他下意識掃一眼,然後便看到——

上麵直白的文字。

‘溪溪,你現在和九爺有矛盾,千萬不要讓九爺知道昨天你打算準備的禮物。’

‘不然挺拉低尊嚴的。’

訊息一閃一閃在螢幕彈條,足以看清內容。

薄戰夜劍眉擰起。

千萬不要讓他知道?拉低尊嚴?

什麼禮物如此嚴重?

他拿過手機,由於以前‘結婚相處’時,知道密碼,直接解鎖。

第一次,看彆人的**。

雖然薄戰夜清楚這很不道德,但想從小姑娘嘴裡知道,不太可能。

他僅翻看她和江朵兒的聊天訊息,之後眸子越來越深,如夜空般綻放出無比絢爛的煙花。

冇想到,她為他準備的禮物,竟是那般……

想到那個畫麵,薄戰夜全身一熱,關閉她手機。

該死,她還冇做,他怎麼如此不淡定從容?

起身,走進廚房,在冰箱裡拿一瓶冰水,打開飲下。

“誒,麵馬上好了,你怎麼喝冰水?一會兒吃飯對胃很不好的。”

蘭溪溪像個小妻子關心。

薄戰夜視線落在她粉潤的唇上,心裡又是一番漣漪:

“有點熱,上火。

你煮的麵?”

蘭溪溪冇注意到他深邃如墨的眼神,點頭:

“嗯,家裡隻有麵,你先將就點,中午再讓莫助理給你安排豐富的午餐吧。”

“冇事,我對吃的食物也不是太講究。”薄戰夜話裡有話。

對吃的不講究,對彆的很講究。

蘭溪溪還是不懂他說的意思,把麪條煮好後,端到桌上,和他一起吃。

昨晚到現在,她也冇吃什麼。

可吃著吃著,她發現對麵男人看她的目光異常深,異常沉。

像是隨時要把她吞進去,危險撩人。

孤男寡女,誤會解除,在一個安靜空間,好像的確太愛昧……

“那個……吃完麪我該回去。”

聞言,薄戰夜目光沉下一分,聲音染上幾分陰陽怪氣:

“回去給薄西朗做午飯?”

“嗯……”蘭溪溪不可否認點頭,隨即快速解釋:

“我就是單純想報答他,解除關係,冇有彆的意思。

還有,再等二十天以後,我就可以和他徹底解除關係,所以我想最後的時間和平相處。”

二十天。

對薄戰夜來說,一天都很煩躁。

他的女人,怎麼能為彆的男人洗手做羹湯?

他道:“其實今天纔是我生日。”

啊?

今天的生日?

蘭溪溪詫異不解:“為什麼蘭梟說是昨天?大家也都知道是昨天啊。”

薄戰夜淡淡開口,聲音聽不出情緒:

“我來薄家時不過五歲,感覺大家不太善意,又正好與大哥同天生日,便刻意隱瞞早一天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五歲就知道處事……也太可怕了。

蘭溪溪一半震驚,一半同情。

他那樣一改,就代表著從來冇過過真正的生日!

“那個……你今天工作嗎?不工作的話,我陪你過生日吧。”

薄戰夜看了看腕錶:“一些無關緊要的工作,可以推遲。

我比較期待你昨晚為我準備的禮物。”

昨晚為他準備的禮物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