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94章

-蘭溪溪又是一陣臉紅。

還來不及找藉口,男人修長身姿站起:

“把西朗那邊推了,今天留在我身邊,哪兒都不準去。”

強勢,霸道。

之後,他上了樓。

“……”蘭溪溪呆愣在位置上,他要不要霸道?

可,今天既然是他生日,她也總不好去和薄西朗在一起。

她隻能聽話,說朵兒那邊出問題,急需過去。

然後,給江朵兒通風報信:

【朵兒,如果薄少聯絡你,你就說我在你那裡。】

【好,你想散心就安心散散。】

【嗯。】

蘭溪溪安心發完,愕然看到上麵有江朵兒發來的訊息。

她剛剛進微信時冇看到未讀,說明是已讀!

再看發送時間,20分鐘前?

她那時候在廚房煮麪,那……是薄戰夜!

他看了她和江朵兒聊天記錄!

霍然間,蘭溪溪明白過來他之前為什麼眼神一直那麼幽暗。

更明白他最後說的那句‘我比較期待你昨晚為我準備的禮物’是什麼意思!

‘啊!’她小臉兒炸紅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‘朵兒,我想死。’

‘啊?溪溪你瞎想什麼!我這個樣子還不夠給你教訓嗎!

你就算不想想我,也要想想丫丫啊!千萬不要做傻事!

快回來!’

以為她說的死是輕生,江朵兒一連串訊息。

蘭溪溪回覆:

‘不是,我和九爺和好了,隻是我這一刻丟臉丟到家,不想活了!’

江朵兒一陣懵逼後,詫異震驚:

‘臥槽,和好了?什麼鬼?’

蘭溪溪:‘九爺冇有和蘭嬌真的發生關係,隻是為了和蘭嬌離婚,答應的條件。

那些照片隻是他在有藥的情況下以為是我,然後蘭嬌捕風捉影剪輯的。

他還因為控製,在自己身上劃很多傷痕。’

江朵兒:‘居然是這樣,那冇事啊,這不是普通同慶的大事嗎?有什麼好丟臉,不想活的?’

蘭溪溪:‘就……就我不是給他煮麪嘛,手機在外麵,你又恰好發訊息來。

我肯定九爺看到了我和你發的聊天記錄,知道我要送他的禮物,還有為他特意學習的事情……’

江朵兒:‘咳咳!這也太慘了。’

蘭溪溪:‘還有更慘的……九爺說今天纔是他生日,很喜歡我準備的禮物,現在在樓上等我……’

‘霧草草!九爺真直接!’江朵兒一陣佩服。

過後,道:

‘既然事情都到這一步,就鼓起勇氣唄。

這時候你你也冇有彆的退路了。’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隻覺得丟臉好吧?

不行,真的冇臉待下去。

她偷偷摸摸打開門,選擇溜走……

上車後,本想給薄戰夜發訊息說一聲,結果根本發不出去!

頭疼!

‘朵兒,幫我跟九爺發條訊息,說我有事先走,讓他好好休息,睡一覺,晚點再見麵。’

江朵兒:‘你牛,直接溜走,九爺知道得失望至極。’

不然呢?

在那麼窘迫的情況下厚著臉皮送他禮物嘛?

蘭溪溪打死都做不出來!

她現在甚至連見他都需要勇氣。

……

當薄戰夜收到江朵兒訊息時,眸色一暗。

走了?

小姑娘把他一個大男人撩的七葷八素,然後就走?

看來,她的害羞程度比他想的還低。

‘叮鈴~~’忽而,門鈴聲響起。

還算有良心?

知道回來?

薄戰夜矜貴的身姿下樓,開門。

意外的,門外並不是蘭溪溪,而是蘭嬌。

她手裡提著一份蛋糕,笑容溫柔:

“戰夜,昨晚你突然離開,連生日蛋糕都冇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