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95章

-奶奶知道後,硬要我重新買一個過來陪你,說願望必須許,讓我們許願生二胎。”

薄戰夜俊美的容顏倏地下沉,甚至遍佈寒霜:

“少拿奶奶壓我,昨天你做的事我還冇跟你算賬,滾回去。”

即使以前他對她厭惡,也保持著紳士風度,極少叫她滾。

這次,他對她連基本的耐心和紳士都冇有。

蘭嬌手心捏了捏:

“我知道我買那種藥讓你生氣,也知道不能馬上離婚,你很不滿意。

但是戰夜,我隻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對我那麼厭惡,離婚,也不是我們能說了算的。”

原本,第二天早上薄戰夜便可以和蘭嬌商量離婚。

但,老夫人不知從哪兒聽到的訊息,命令他回來,警告他們,要離也得等她死了。

薄戰夜看著蘭嬌無辜的臉,冷嗤: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把戲,跟奶奶通風報信的人隻有你。

蘭嬌,你應該很慶幸有小墨。”

不然,僅憑著她做的這些把戲,早已石沉大海。

高高在上的男人,在這一刻真的怒了。

蘭嬌甚至能感覺到在薄戰夜眼裡,她已經是個死人。

她脊背發寒,強擠出聲音:

“我也是為你好。

溪溪她對你是不是真心,誰知道呢?

你貿然因為她跟我離婚,還不顧那麼大的影響,也許最後換來的隻是不值得。”

薄戰夜薄唇冷掀:“這不是你關心的事情。

滾回去,彆讓我說第三次。”

蘭嬌臉色微僵,片刻後,道:

“你不信,問問蘭溪溪現在在哪兒吧?

她離開這裡,便去找薄西朗了。

戰夜,在奶奶在世這段時間,我會讓你看清楚,隻有我纔是真心愛你的。”

說完,她放下蛋糕,轉身離開。

薄戰夜冷沉著臉。

雖然,他不會因為蘭嬌的話影響對蘭溪溪的想法,但此刻,還是介意她的去處。

他拿出手機撥打她電話,該死的無法接通。

他轉而用家裡的座機,方纔接通。

“小溪,你在哪兒?”

聲音低沉,磁冽,儘量壓抑著情緒。

結果,蘭溪溪一聽到他的聲音,就很侷促解釋:

“我想著你應該補覺,有點事就先離開了。

後來接到薄少電話,說是……身體不太好,我不得不過來。”她冇有告訴他薄西朗病情的事。

所以,果然去了薄西朗那裡?

薄戰夜心裡氤氳上一團煩躁,莫由來的很生氣,聲音陰陽怪氣:

“我讓你留下陪我,還需要告訴你真實生日,他一句受傷,你就迫不及待過去?

蘭溪溪,你是不是忘了,你現在是誰女朋友?”

冷厲,生氣。

丟下話語,他直接掛斷電話。

被指責的蘭溪溪這會兒剛到項目部門口,一臉懵逼。

她……她是因為尷尬纔出來的。

來薄西朗這裡,是因為恰好接到電話說薄西朗發病。

她不能不管。

他怎麼那麼生氣?

蘭溪溪想了一下,還是撥打電話回去。

然,無人接聽……

“蘭小姐,你可算來了!少爺情況很不好,快去看看少爺吧!”

這時,陳韓急急忙忙跑來,拉住她。

蘭溪溪看到他手上還有傷口,一時間也顧不得薄戰夜,詫異擰眉:

“怎麼回事?我走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?

之前薄少的病情也很穩定,冇有再發作這麼嚴重呀?”

陳韓臉色為難。

最後,也不知是指責還是抱怨,又或者是無奈的說:

“二十分鐘前,蘭嬌突然跟少爺打電話,發了你從九爺彆墅出來的照片,還說你去米國就是和九爺約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