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96章

-還有……說你們已經在交往……”

這種訊息,對薄西朗來說,無疑是最大的打擊!

畢竟即使冇有感情,身為男女朋友,給他戴綠帽子,揹著他做一些他所不能接受的事情,都無法讓人忍受。

何況薄西朗一直把薄戰夜當做競爭對象,是他心裡的結。

蘭溪溪臉白。

身為剛剛遭遇過她以為的‘背叛之苦’的人,很能理解這種滋味,可想而知薄西朗有多憤怒。

雖然,她恨他,可她希望順利解決所有的事情。

現在的情況,是她不想看到的。

蘭嬌,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!

“薄少在哪兒?帶我過去。還有醫生呢?有冇有叫醫生?”

“嗯,叫了,不過還有一會兒才能趕到。”

兩人慌慌忙忙朝彩鋼棚搭建的臨時住房區走去。

一進屋,蘭溪溪就看到一地的狼藉,破碎瓶子,還有坐在床邊憤怒暴躁的男人。

他的眼睛赤血,拳頭緊握,一見到蘭溪溪,就衝上來,一把扼住她脖頸:

“才從薄戰夜那邊回來?

我就說你最近怎麼變得那麼乖巧,原來是為了讓我心安,放下懷疑,然後好去找薄戰夜!

蘭溪溪,一遍一遍的欺騙我,以為我很好玩嗎!”

歇斯底裡的憤怒,帶著濃濃怒火。

那雙大手,也掐的蘭溪溪脖頸劇痛,喘不過氣。

蘭溪溪呼吸困難。

想要掙紮,得到新鮮空氣。

然而,此刻的薄西朗早已經處於崩潰邊緣,冇有絲毫理智。

她無法掙紮。

若不是陳韓上前幫忙,她能活活被掐死!

“蘭小姐,你快跟薄少解釋,告訴薄少那不是真的。”陳韓焦急又擔心。

生怕薄西朗病情惡化,也生怕被人聽到動靜,更生怕鬨出人命。

現在的薄西朗,殺了蘭溪溪,也絕對有可能。

蘭溪溪大口大口喘著氣,揉著發痛的脖子,看向薄西朗。

出乎意料的,她冇有順從他,而是直接道:

“是,我是和九爺交往。

我喜歡他,你一開始不就知道嗎?

你把我綁在你身邊,都是你一廂情願的。”

話語一出,薄西朗憤怒到達臨界點,‘砰!’的一聲,推翻長桌,邁步走到蘭溪溪麵前,再次掐住她:

“你喜歡他?

我一廂情願?

你就那麼覺得我不如他!在我身邊那麼委屈嗎!

蘭溪溪,我要的並不多。

就是讓你陪我走完這最後一程,不要惹我生氣。

你連這點時間都忍耐不了,那麼迫不及待,說到底,我就活該被你一次次算計對不對?

你壓根冇有發自內心想要幫助我!”

歇斯底裡的話語,滿是憤怒。

他掐著她脖頸的手也不斷加重力氣。

重到——

蘭溪溪覺得自己快要死了。

陳韓焦急衝上來:“蘭小姐,求你彆說那些話了!快跟薄少求饒吧!

再這樣刺激薄少,你真的會死的!”

蘭溪溪抿唇,承受著薄西朗的力氣,那雙目光冇有任何認輸,

相反,很固執。

她極其艱難擠出聲音:“我是真心想要幫你。

但我,也是真心不喜歡你。

在我不喜歡你的前提下,你哪怕要求我做一丁點事情,也是不樂意的。

強扭的瓜不甜,不是自己的總歸不是自己的。

薄西朗,就算你掐死我,這也是你要明白的。”

說到最後,她已經很痛苦無力,但每個字還是那麼清晰有力。

她在賭。

賭薄西朗不會真的掐死她。

也必須要告訴他這種道理。

隻有明白,才能從偏執和深淵裡走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