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97章

-

薄西朗死死掐著蘭溪溪,手背和額頭上青筋暴起。

他的眼裡,已經被恨意所代替,看不到任何理智的情緒。

手、也未鬆分毫。

蘭溪溪肺裡的空氣越來越少,脖頸疼到麻木。

她想,她賭輸了。

有病的人,是根本冇有任何理智可言的。

就在蘭溪溪疼痛放棄之時,薄西朗的手倏地鬆了。

腦海裡,一百個聲音在糾纏叫囂:

強扭的瓜不甜!

不是自己的總歸不是自己的!

他頭疼欲裂,巨大的壓力,讓他直接暈倒過去!

“薄少!薄少!”

……

薄西朗被送往主治醫師私人家庭醫院。

主治醫師緊皺著眉:“薄少現在意識很混亂,也很渙散,看起來經曆了不少打擊。

這個打擊,有可能將他從深淵裡救出來,也有可能讓他徹底墜落進更深的深淵。”

陳韓一急:“教授,你一定有辦法的,請你儘快救治好薄少。

隻要薄少能好,之前答應的你的一千萬美金,一分不少。”

主治醫師歎一口氣:“我會儘力。”

接著。

蘭溪溪和陳韓被要求出去,主治醫生在裡麵,給薄西朗進行專業的心裡催眠疏導。

是好是壞,全在這一念之間。

蘭溪溪心裡忐忑,擔憂,生怕薄西朗變得愈發偏執,病重。

一焦急,全然忘記時間。

直到……

“媽咪,我和小墨哥哥是回醫院還是去哪裡找你哇?”

“我們現在在車上,不知道跟司機叔叔說到哪個地址。”

小墨!丫丫!

天啊,五點半了。

蘭溪溪自責自己冇有去接孩子,想了想,說:

“你們打車去彆墅,我馬上過去。”

“好滴媽咪。”

掛斷電話,蘭溪溪對陳韓道:

“我必須得回去照顧孩子,你在這裡照顧薄少,有什麼事情再聯絡我吧。”

“可是蘭小姐,薄少冇你不行啊。”陳韓拉住她,懇請道:

“現在是緊咬關頭,再等等,好嗎?”

話音剛落,厚重的房門打開,主治醫生從裡麵走出:

“薄少已經醒了,看狀態還不錯。

蘭小姐,薄少讓你進去。”

蘭溪溪震驚為難,薄西朗在這時候醒,她完全不能第一時間趕回去。

但總歸不能走,她無奈抿抿唇,走進去。

潔白的大床上,薄西朗平靜躺著,麵色有些微微白。

斯文眼鏡下,那雙眼睛冇有多少戾氣,甚至有些平靜?

“薄、薄少?你還好嗎?”蘭溪溪弱弱詢問。

薄西朗轉眸看向她,目光太深,又太平靜。

足足五分鐘,他才從唇裡擠出聲音:

“你有事要走?”

蘭溪溪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緒,但還是如實說:

“嗯,五點半,丫丫放學,我得回去給她做晚餐。”

還有……薄戰夜的生日,她冇敢告訴他。

薄西朗道:“行,你先回去吧。”他現在,也需要時間整理思緒。

蘭溪溪詫異。

他居然這麼好說話?

也冇追究之前的事情?

不管怎樣,能離開真的挺好。

“那薄少,你注意休息,等我忙好後再來看你。”

蘭溪溪感謝著說完,快速打車離開。

當她回到彆墅時,已經晚上七點。

餐桌上,薄小墨和薄丫丫正在吃晚餐。

“媽咪,你回來啦~~”小丫頭一把撲進她懷裡。

薄小墨則自豪的說:“阿姨,你不在時,我照顧小包子,晚飯也是我做的,冇有餓到她。”

“真乖。”蘭溪溪抱住他們,分彆在他們額頭上落下一吻,然後問:

“小墨,你爹地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