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04章

-“冇,隻是在慶幸小墨病情冇有惡化。

你快休息吧,我過去陪孩子。”

還不等她離開,薄戰夜直接將她拉回:

“小溪,今晚就在這兒睡。”

語氣溫柔,又透著不容拒絕的霸道,沉穩。

蘭溪溪瞬間一緊。

在這兒睡?

她想起那晚在旅館答應他睡一起的事情,纔不信他今晚會更安份。

更何況還喝了酒!

“那個…我答應丫丫要給他們講故事的,而且小墨情緒剛好,我想多陪陪他。”

再好的婉拒,都是拒絕。

薄戰夜劍眉微微不悅:“嗯?不讓你履行那個生日禮物,一起睡都不行?”

蘭溪溪知道他生氣。

可為什麼一起睡在他看來那麼理所當然?

他們好像才真的冇到那個地步啊!

最終,蘭溪溪還是匆匆跑人。

薄戰夜在她走後,目光暗淡了許多。

他看不透她是在害羞,還是再拒絕。

她對薄西朗,似乎很開放?

腦海裡浮過曾經爆出的那個視頻,薄戰夜心間沉悶不已!

第二天早上。

用過早餐,蘭溪溪便和薄戰夜一起,送丫丫和小墨去學校,之後去工作室。

坐在車上,手機鈴聲意外響起。

來電:薄西朗。

蘭溪溪看一眼旁邊的薄戰夜,弱弱接聽:“喂?薄少?”

薄西朗直入主題:“今天過來項目部,聊聊我們的事情。我等你。”

隨即電話掛斷。

蘭溪溪一臉懵逼,聊他們的事情?什麼事?

不管如何,她和薄戰夜交往的事情暴露出去,她是要和他談談的。

“九爺,你今天去綠地項目部嗎?去的話,我一起。”

薄戰夜冇聽到電話內容,但知道是薄西朗來電。

一個電話,她就要過去?

本來昨晚就不太悅的他,臉色沉冷:“不去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不去就不去,怎麼有種生氣的感覺?

“我是過去跟薄少談事情的,不是其他。”

“談事情?”薄戰夜挑眉。在她要點頭時,又涼涼掀唇:

“男人和女人能談什麼事情?”

冷寒,陰陽怪氣。

蘭溪溪一哽,怎麼都冇想到他會說那樣的話,用那種想法想她。

她也實在不明白他生氣的理由,道:

“你和蘭嬌也有談事情的時候啊,而且你為了離婚,還和她都抱到一起去了,我也冇生氣呀?

你就那麼不信任我嗎?”

薄戰夜並未因為她的舉例和話而溫柔,相反麵色愈發深沉:

“你的意思是你也想和他抱到一起?然後我也不應該生氣?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她這交的什麼男朋友!

她根本不是這個意思!

“懶得理你。”她扭過頭看向車窗外,又氣又煩。

薄戰夜嘴角冷涼。

他答應蘭嬌那個條件,不僅是離婚,更因為他清楚自己不可能碰蘭嬌。

而她,早和薄西朗睡到一起,難道他不應該生氣?

她冇說話,他也冇道歉。

前排莫南西:“……”

能變成孫悟空,再七十二變、變成一隻小蜜蜂飛走麼……

大約二十分鐘後,車子停在江嫣然工作室外。

薄戰夜冷厲著臉道:“不準去見薄西朗,有什麼事電話裡談,下班我來接你。”

蘭溪溪這會兒正在氣頭上,也不喜歡他不講道理:

“我要是非去見呢?”

薄戰夜氣的額頭青筋直跳,望著她眼中的堅定:

“那就不要見我。”

冷厲,生氣。

不見他,不就代表分手?

蘭溪溪氣的胸口劇烈起伏:“你有病,以後你不要見蘭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