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05章

-

聽到這話,雲若月的身子頓時抖了一下,人也後退了兩步。

她冷冷的盯著南宮柔,“你胡說八道什麼?你要再敢亂嚼舌根,本妃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哎喲姐姐,我不過是和你開個玩笑,你怎麼緊張成這樣?你放心,我知道你潔身自好,是不會乾出背叛王爺的事的。不過,你明明答應我你不會回來的,你怎麼食言?你是騙我的對不對?你這個騙子!”南宮柔冷聲道。

“對,我是答應過你,隻要離開王府,我就不會回來。前提是你要幫我保密,不能泄露我的訊息,不能讓楚玄辰抓到我。結果呢?你向他泄露了我出府的訊息,我才被他帶回來的。所以,我這不叫食言,是你先守不住秘密,是你先食言。我能回來,全拜你所賜!”雲若月厲聲道。

南宮柔一聽,頓時氣急,“我當時根本不知道你在哪裡,又如何泄露你的訊息?不錯,我是在王爺的逼問下,告訴了我送你出府的事,但我絕對冇有告訴他你在哪裡。所以說來說去,還是你不講信用,明明答應了我不回來,還腆著臉回來!”

“誰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在哪裡呢?萬一你知道呢?”雲若月輕飄飄的說著,突然掀起衣袍,冷冷的坐了下來,“啪”的一掌拍在桌上,“南宮柔,我告訴你,我就是答應了你又如何?我就是要食言又如何?你敢把我怎麼樣?總之,現在我纔是王府的正妃,我是王府的女主人,由不得你在我麵前囂張!”

她就是要拿出王妃的氣勢來,就是要保住璃王妃的地位,絕不讓南宮柔這種小人踩到頭頂!

否則,璃王府會被南宮柔弄得一塌糊塗,烏煙瘴氣。

“你,好你個雲若月,你口口聲聲說你不在乎王妃的位置,說你不在乎榮華富貴;視榮華富貴為糞土,還說王爺是可有可無的人。結果這纔是你的真麵目,承認吧,你就是一個口蜜腹劍,虛情假意,假仁假義,假裝清高的賤人!”南宮柔臉色扭曲,蹭的一下衝向雲若月,伸手怒指向她。

雲若月見她敢指自己,頓時起身,一下子扭住她的食指,“大膽柔側妃,你想乾什麼?”

“啊!好痛,賤人,你竟然敢扭我的手指,我打死你!”南宮柔說著,已經朝雲若月撲了過去,她像瘋了一樣,伸手就去抓雲若月的臉。

“娘娘小心。”鳳兒她們見狀,趕緊上去拽南宮柔的手,不讓她傷害王妃。

“月嬤嬤,星兒,你們是死的嗎?還不快過來幫忙?”南宮柔怒瞪向月嬤嬤和星兒,嚇得兩人趕緊跑過去。

月嬤嬤和星兒趕緊去拉扯鳳兒,一下子就和鳳兒她們打了起來。

南宮柔則挽起袖子,不顧自己“懷有身孕”,繼續衝上去抓雲若月的臉。

她真想趁此機會毀了雲若月的容,看她還拿什麼勾-引王爺。

“柔側妃,你有病?”見南宮柔發瘋,雲若月適時的後退了兩步,畢竟南宮柔懷有身孕,萬一她有什麼差遲,她擔不起這個責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