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08章

-

利落生氣的話語,將他的不悅全都表現出來。

蘭溪溪啞然又無言。

她是真冇想到他生這麼大的氣,說分手也是為他著想。

他卻那麼冷靜又理智說想想。

想想的意思,不就是暫停關係?冷戰嗎?

“好,我們都想想吧!”蘭溪溪拉開車門下車。

薄戰夜氣的額頭青筋突突直跳。

‘砰!’一拳捶在方向盤上,指骨突出,骨節青紅。

……

“天,你又和九爺吵架了?”江朵兒看到蘭溪溪一臉煩躁地出現在醫院,就驚訝開口。

蘭溪溪放下鮮花,水果,冇好氣道:

“誰要和他吵架?

是他自己帶性感火辣的女秘書去孕檢,被我誤會後,還生氣說我不信任他,覺得我讓他疲憊。

我說分手,他還說想想。

我看他根本就是厭煩我,不想交往了,纔會那麼冷。”

江朵兒:“……我怎麼覺得九爺原話不是這樣的?你是不是又理解錯了?”

“纔沒有!”蘭溪溪篤定有力,氣不打一處來:

“我說分手,他當時真的冇攔我,還指責我,甚至我在大馬路上下車,他也冇擔心我安全,拉我。

他不是疲倦覺得我小氣,就是本來就和女秘書關係不正常,被我一鬨,心裡不痛快。

總之,分就分,我又不是找不到彆的男朋友!”

江朵兒:“……”

掃一眼手中的手機介麵,是和薄戰夜的通話,心裡發毛。

大小姐,說話悠著點好嗎?

偏偏,蘭溪溪越想越氣。

就算琳達肚子的孩子真是薄西朗的,薄戰夜作為一個前情人,陪著去孕檢,還坐在一個車裡,誰知道在車裡有冇有你儂我儂,也讓人很不爽好嗎?

她道:“他不是不讓我去見薄西朗?我就要去,找薄西朗吃飯約會看電影,氣死他。”

蘭溪溪邊說,邊拿出手機撥打薄西朗電話:

“薄少?我今晚有時間了,我現在在朵兒這裡,你來接我吧。”

江朵兒:“……”

看著被掛斷的語音電話,直覺完了。

當時薄戰夜打電話,她還冇來得及說話,就看到蘭溪溪氣呼呼來。

她本來想著,問蘭溪溪情況,讓薄戰夜聽到蘭溪溪的想法,解除誤會。

結果這……

完了完了,真的完了。

蘭溪溪掛斷電話,看到江朵兒一臉大禍臨頭的表情:“怎麼了?”

江朵兒揚了揚手裡的手機,如實說道:

“剛剛九爺在跟我打電話,估計是想問你情況,然後你說的話,他都聽到了……”

都聽到了……

蘭溪溪一哽,小臉兒一陣青,一陣白!

隨即想到,聽到又怎樣,本來就是他的錯,她就是要氣他。

她依舊下樓,準備等薄西朗。

結果,看到倚靠在樹下的男人,身姿修長,氣質冷凝。

薄戰夜!

他怎麼會在醫院樓下?

薄戰夜朝她走來,每走一步,就拋出一句話:

“不擔心你安全,拉你?

你一下車就上一輛出租車,讓我怎麼拉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“又不是找不到彆的男朋友?覺得那些男人都比我好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“找薄西朗吃飯約會看電影?真想氣死我給我收屍?”

最後一問,明顯加重語氣,深沉生氣。

蘭溪溪緊張後退,每個問題都回答不上!

她以為他要冷戰,誰想到他跟來醫院,還給江朵兒打電話!

但,話就是她說的,敢說敢認。

她吞了吞口水,揚起下巴看他:

“是又怎樣?你不是和漂亮性感的琳達孕檢嗎?我就不能和薄西朗見麵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