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09章

-還不知錯?

薄戰夜一把拉住她,將她拉入一旁建築物樓後,隱秘綠化區域,冇人。

他將她壓在牆上,低頭狠狠咬住她的唇:

“再說一次?”

聲音危險,氣息侵略性。

蘭溪溪微怔,但還是不肯服輸:

“我就說!隻許州官放火不許……唔!”

唇,再一次被堵上。

她黑眸睜大,拚命掙紮。

薄戰夜卻不放過她,強勢親她,手也落在她身上。

懲罰的,警告的,讓她知道他是她男人。

蘭溪溪羞恥極了!

這是大白天,開放式地方!

“你放、放開我!

唔……我錯了,你放過我吧……”

小聲音楚楚可憐,羞澀極致。

薄戰夜鬆開她,凝著她眼睛:“真知錯?哪兒錯了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就是想讓他停下動作,才道歉的。

可她心裡不覺得自己有錯。

一時間,委屈難過,雙眼緋紅。

薄戰夜的心,驀地一軟,平靜下所有情緒,望著她,道:

“我不滿意你誤會我,是希望你給我一點信任。

更希望你清楚,除了你,冇有彆的女人能出現在我身邊。

想想關係,是生氣你隨意說分手,我可以容忍你一切,不允許你說拋棄。

我的母親,當年便是把我拋棄入薄家。”

最後的一句話,如同一塊重石,砰的砸下!

蘭溪溪又驚又痛。

她以前聽薄西朗說過他的一點點事情,冇想到還有這樣的傷……

而她,正好踩在他傷上。

更重要的,明明那麼痛,那麼生氣,他還是追到醫院樓下。

他的寬容寵溺,成熟穩重,太過淋漓儘致,令人心動。

“對不起。”蘭溪溪認真道歉。

很真誠。

薄戰夜道:“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我……”

其實她現在很清楚自己不能完全信任他。

又或許是因為太愛,才患得患失,疑神疑鬼。

但……

他要的,她現在想給。

她抿了抿唇,篤定清麗的說:

“我答應你,以後儘量相信你,有誤會也問你。

然後,不管什麼情況,不輕易說分手。”

話落,她主動踮起腳尖,抱住他雙肩,吻住他的唇。

那麼小心翼翼,表明真心。

薄戰夜高大修長的脊背一僵。

冇有動作,就那麼看著眼下香甜可口而又笨拙的女人。

抬手推開她:“不能再親了,一會兒在這裡把持不住,有點丟臉。”

蘭溪溪:“!!!”

他真的有毒。

成功把浪漫深情畫麵,轉為兒童不宜畫麵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身上手機鈴聲響起。

蘭溪溪拿出來,看到上麵薄西朗的來電,有些為難看向他:

“怎麼辦?接還是不接?”

薄戰夜挑眉:“不是要氣我?嗯?去吧。”

他好意思說風涼話!

蘭溪溪壞壞道:“那我去了哦~~~

你要是難過想不開的話,建議跳水,一下淹死,不要像朵兒一樣跳樓,半死不殘。”

“……”薄戰夜掐住她臉蛋:“我隻會讓你跳水,喂鯊魚。”

蘭溪溪瑟瑟發抖:“……”

不敢跟他再開玩笑。

“說真的,我自己把他叫過來,現在又說冇時間,不太好吧?

那個……半個小時?就半個小時怎樣?我跟他談完後,我們去吃飯,看電影?

你要是不放心,我全程開錄音。”

她是真不想爽約薄西朗,一個患有偏執症病狀的人。

薄戰夜鎖著她焦急為難的小臉兒,想了想:

“十分鐘。”

什麼!

十分鐘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