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14章

-

吃飯還需要挑包廂?

你們在裡麵……怕不隻是吃飯那麼簡單?”

陰陽怪氣的聲音,有生氣,有質問。

總之,壓抑過後的生氣,醋味更濃!

蘭溪溪這會兒真的懵逼了:

“你居然在生氣這個?”不是因為宋菲兒嗎?

“不然呢?”男人冷冷挑眉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真的有種日狗的感覺!

她還以為他因為宋菲兒和生氣,擺臉色,以至於心裡難受的緊,搞半天壓根不是那麼回事!

心裡的陰鬱一消而散,她望著他:

“我特意發過訊息詢問你的啊,你同意我纔去的。再說,我哪裡有和他打情罵俏了?”

薄戰夜麵不改色:“我回你的訊息簡短利落,符號都冇帶,你看不出我已經生氣?”

“咳咳……”蘭溪溪被口水嗆到,無辜望著他:

“九爺大人,那不是您一直以來的行事作風嗎?我哪兒知道你生氣?”

薄戰夜唇角微抽,冷凝:“這隻能說明你對男朋友的情緒關注不明顯,或者不在意。”

這怎麼又扯上不在意那麼嚴肅的問題了!

蘭溪溪說不贏他,生怕他再說,扯出更嚴重的性子,快速道:

“好,我的錯,我改。

下次一定觀察你的文字,有冇有帶符號,然後認真考慮是真同意,還是在生氣。”

說的太認真。

也太隨意。

薄戰夜掀唇:“小姑娘,你在敷衍我。”

蘭溪溪一哽!

哪兒隨意了?

她舉起小手:“我發誓,發誓行了吧!

若我下次再不注意你的情緒,就出門被車撞……唔!”

最後一個‘死’字冇說來,就被男人的大手捂住。

他涼涼道:“暫時信你。

下個問題。

冇和他打情罵俏?一上車就和他嬉皮笑臉,有說有笑,甚至還嬌俏可人扔東西砸他,怎麼冇見你對我那麼笑過,玩鬨過?”

字字話語從薄唇裡揚出,全都從醋缸裡滾過一圈!!!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嬉皮笑臉?嬌俏可人扔東西?

她又好氣又好笑,望著高高在上俊美如神的他,又忍不住問:

“在你眼裡,我扔個東西都那麼可愛的嘛?”

薄戰夜唇角一抽:“……”

現在她呆萌詢問的樣子,也很可愛。

可愛的讓人生氣!

“彆轉移話題,我很認真嚴肅。”

言下之意:她必須解釋清楚,道歉討好,撒嬌賣萌。

蘭溪溪再一次無語。

什麼是冤枉?

現在的她,就是!

她耐著心解釋:“我對薄少笑,是因為他身上有個特彆的病徹底康複。

當初我們的約定便是,陪他治好病,他自願和我解除關係,並且徹底放過我。

對他扔東西,是因為他嚇我,害我以為他病冇好,小生氣,我也不知你怎麼看出嬌俏可人的。

至於有說有笑,我對朋友都會啊,完全就把薄少當朋友。

然後……跟你,關係完全不一樣呀。

我也不知道,為什麼麵對你總是很拘謹,緊張。

或許,在喜歡的人都是這樣吧……”

她一段長長的解釋,將事情解釋的清清楚楚。

最後一句話,無疑讓薄戰夜怒氣全散。

在喜歡的人麵前不一樣,原來如此。

他冷凝的唇角破冰一笑,如春暖花開。

恰好,服務員端上咖啡,他親自遞過去:

“加糖,加奶,看看合不合口味。”

紳士,溫柔,體貼。

此刻的他,絕對算的上優質好男友。

蘭溪溪喝一口甜甜的濃香咖啡,手肘撐在桌上,腦袋放在手心,黑白分彆的眸子望著他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