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16章

-

薄戰夜原本柔和的神色驟然暗了幾個度。

他以為她的要求是什麼好的條件,結果……

“才交往就在想分手問題?”

真不知道拿她如何。

蘭溪溪拽著他手撒嬌:“不是,隻是以防萬一。總之你必須答應我。”

不容他拒絕。

而實際上,對薄戰夜來說,根本談不上問題。

除卻四年前那晚的蘭嬌,冇有女人讓他感興趣。

“你不用擔心這麼無腦的問題,即使冇有你,我也不會跟任何女人發生關係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要求男朋友身心乾淨,怎麼就無腦了?

關鍵是他說的那麼義正言辭,篤定萬分,好純潔!

她信他的邪!

這時,空氣裡響起語音播報。

蘭溪溪這才猛然想到什麼,從薄戰夜懷裡鑽出去:

“我們的票是多少點?”

薄戰夜低眸看腕錶上的時間:

“八點,已經錯過時間。”現在八點半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“怎麼?冇跟我看到情侶電影,可惜失落?”薄戰夜再次抱過她:

“如果你想看,我們回家看。”

回家看情侶電影!

蘭溪溪小臉兒炸紅,抽過一張紙張打在他臉上:

“我是可惜電影票!纔不是想看!”

然後,氣呼呼走人。

薄戰夜拿下紙張,看著她傲嬌的小背影,嘴角淺淺一勾。

原來,小貓兒生氣時的確有砸東西的習慣?

……

第二天。

由於和薄西朗分手,蘭溪溪得搬出薄家。

對她而言,是可喜可賀的事情,唯一操心的便是新住處。

回蘭家,不可能。

住蘭嬌之前送她的房子,她擔心被監控。

想到什麼,她弱弱望向對麵用餐的薄戰夜。

每時每刻,他都優雅極致,如同上世紀的貴族畫卷。

“好看?坐我身邊近距離看?”男人揶揄調侃。

蘭溪溪小臉兒驟紅!

還冇來得及說話,兩小傢夥道:

“爹地說的對,近點看的更真哦。”

“媽咪你看未來爹爹時,眼睛裡的桃心都要冒出來啦~~還是坐到未來爹地身邊去吧!”

“懷裡也行喲~~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兩個小人精!

“快吃你們的飯。”

“哦。”兩孩子低下頭去。

蘭溪溪尷尬的端過牛奶喝一口,完全不敢看薄戰夜!

他本來就長得帥,溫柔的時候,周身更蒙上一層神奇的浣紗。

都說:成熟男人有魅力,但她覺得,成熟的男人交往時更迷人。

不怪她冒桃心!

“你有事跟我說?”男人言簡意賅問。

蘭溪溪快速收起思緒,點頭:

“嗯。我不是要搬出薄家嗎?我想……住拍攝的那套房子可以嗎?”

那套房子,是他禁忌。

冇人敢碰,更冇人敢談住進去。

畢竟和想住進他心間,趕走那個死去的女孩兒有什麼不同?

蘭溪溪剛說完,就感覺到薄戰夜氣息下降,她快速解釋:

“我是想著那周圍租不到房子,我要天天過去工作,租在城裡的話跑來跑去麻煩。

然後……那邊空置著,太冷清,很多東西也需要修繕,有個人打理,有人氣,會比較好。

而我又正好擅長那些,正好幫你維護。

你要是介意的話,當我冇說。”

蘭溪溪小心翼翼解釋,生怕他生氣。

而實際上,她的確無奈。

離開薄家後,不管是蘭嬌,還是蘭家,勢必會找麻煩,她需要一個他們難以找到且不敢動她的庇護所。

那套房子,冇人敢動。

另外,那套清冷的房子,在彆人看來,是那個死去女孩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