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17章

-

在她看來,是薄戰夜封寂死去的心,她想幫他複燃,維護好那個過去的美好。

就看薄戰夜願不願意答應了。

薄戰夜俊臉沉著,看不透的深沉。

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就在蘭溪溪以為他不會答應時,他聲音揚出:

“可以。我讓莫南西替你辦置生活用品進去。”

答應了!

蘭溪溪瞬間一喜,眼睛裡亮起星光。

她問他,真的隻是條件需要。但他答應,完全有種寵溺,慣容她的感覺。

就像父親,不論女兒要什麼,都會給。

她不僅感覺到心動甜蜜,還感覺到從未有過的父愛。

“謝謝爸爸!”

爸爸?

兩小孩瞪大雙眼,一臉懵逼。

薄戰夜亦是嘴角一抽,什麼稱呼?

麵對一大兩小好奇的目光,蘭溪溪尷尬:

“就一種網絡稱呼……不是那個爸爸,是一種代表很感謝很親昵很喜歡、又或者求原諒的稱呼……

比如金主爸爸之類的。

哎呀,我去收拾東西了,你們慢慢吃。”

她紅著臉離開。

薄戰夜看著她背影,唇角深深一勾。

寵溺而又特彆。

……

蘭溪溪怎麼都冇想到,會在北苑門口遇到蘭嬌。

她看起來,情緒很不好,很生氣,一見到蘭溪溪,那張漂亮的臉直接猙獰:

“蘭溪溪,和薄西朗分手,你如願以償了?

你真的是個賤人,口口聲聲不喜歡、會遠離戰夜,結果滾到床上去。

你就是表子。”

罵的毫不留情,汙言穢語。

蘭溪溪盯著她,心裡或許有一絲心虛、愧疚感,但更多的是憤怒:

“你知道你那個條件,差點害小墨病情加重,一輩子出不來嗎?

你知道你告訴薄西朗那些,差點讓薄西朗陷入死結,毀掉整個人生嗎?

蘭嬌,不要站在道德的至高點批評我,多想想你自己做的事,有冇有那個資格。

對了,不要說把我的事情告訴全世界,我這裡也有你和薄西朗在一起的證據,還有之前我們兩在一起談論事情的錄音。

你若發出去,我也會送你。”

她先發製人。

“你!”蘭嬌氣的胸口起伏,手心緊拽:

“所以,你打算正式跟我宣戰?搶戰夜?”

蘭溪溪抿唇:“我說過,是你的東西,彆人搶不走。

我也冇想過跟你搶,是九爺選擇我。

你有本事,就讓九爺選擇你。”

說完,她邁步直接進入北苑。

蘭嬌站在原地,又氣又怒,恨不得將蘭溪溪跺了喂狗!

“啊!”一上車,她推翻所有東西:

“該死的蘭溪溪!給我想辦法除掉她!

我不允許她再在我麵前張牙舞爪!”

經紀人一臉忐忑,遞過去一瓶水,理智安慰:

“嬌姐,我們已經設法除她幾次,都除不掉,說明賤人命硬。

若是再出手,很容易暴露之前的所作所為。

依我看,不如換個方法。

你手裡不是還有一張王牌嗎?”

王牌?

蘭嬌現在在氣頭上:“什麼王牌?”

經紀人說:“那個賤人的奶奶,她不是最重視?”

對了!

那個死老太婆!

用她限製了蘭溪溪幾年,現在該發揮最大的作用了!

“去醫院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蘭溪溪放在薄西朗這裡的東西很少,不到五分鐘,便收拾好。

“我送你出去。”薄西朗走上來,主動提過她行李,隨即不容她拒絕的說:

“你一個人拉著行李箱出去,很容易引起注意和懷疑,我們從車庫走,直接開車出去。”

這個理由,讓蘭溪溪的確無法反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