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24章

-

如果做不到,休想我救你奶奶。

哦,對了,如果你覺得還有彆的辦法救你奶奶的話,不妨讓唐時深、戰夜幫你想想辦法?

畢竟,你有那麼大的魅力,吸引足夠優秀的男人不是嗎?

我會拭目以待,等著你的訊息。”

丟下話語,她邁步高傲離開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。

對!唐時深!

唐時深父母是醫業界德高望重的人,一定有辦法的!

她走出醫院,第一時間給唐時深打電話:

“唐總,你還在帝城嗎?

我想見你,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
從認識、到交往,再到分手,她從未拜托過他什麼。

現在還是那麼焦急的語氣。

唐時深看了眼會議室內的其他股東。

他現在人不在帝城,在S市。

但還是道:

“兩個小時後,發我位置,我去找你。”

蘭溪溪不知道,他為她乘坐直升飛機,千裡奔赴而來。

隻知道,在見到他時,他一如既往溫潤紳士,優雅矜貴。

如初見。

溫暖迷人。

“唐總,我為你點了果茶。”蘭溪溪知道他胃也不太好,站起身迎接。

唐時深看著她,唇角柔和:

“謝謝。

你遇到什麼事?彆急,慢慢說,我會儘力幫你解決。”

還是那麼溫柔穩重,給人濃濃的安全感。

蘭溪溪心裡溫暖,將事情全都告訴他:

“對不起,我真的不是有意打擾你,隻是這件事很急,我也冇有彆的辦法。”

“溪溪。跟我這麼客氣做什麼?”

唐時深心疼想替她擦眼淚,但想到什麼,手心微頓,遞到她手裡,柔聲說:

“帝耀醫院不隸屬於醫學界,他們介於醫學研發與科技之間,的確不可能作假。

因此可以判斷,醫生說的是真的。

另外,他們有最高階的全國塞選係統,全國14億人身體情況都在他們數據庫,能第一時間智慧匹配合適人員。

這也是許多德高望重的人在裡麵治病能得到康複的原因。”

所以……

“真的隻有蘭嬌可以匹配嗎?”蘭溪溪弱弱詢問。

唐時深無奈:“準確說,的確如此。

即使還有其他救治辦法,七天時間也來不及,並且如果通過彆的手術治療老人,老人身體經不起折騰,也就代表著以後再也無法進行第二次手術。

對不起溪溪,你第一次讓我幫忙,我卻不能幫到你。”

唐時深很是自責。

生死,從不是有錢、有權,就可以掌控。

蘭溪溪心裡難受,小臉兒十分黯然:

“三哥,不怪你,你能來見我,跟我分析這些,我已經很開心感謝了。”

小小的女孩兒,在這時太過柔弱脆小。

像一顆玻璃球,一碰就碎。

唐時深最終還是忍不住,抬手輕輕落在她頭上,安撫:

“彆難過,既然冇有彆的辦法,就從蘭嬌身上找突破口。

我幫你試試。”

唐時深離開了。

蘭溪溪冇抱希望。

蘭嬌那個人,什麼都不好,唯獨有一樣:對薄戰夜足夠情深執著。

怕是冇有任何辦法能將他打動。

回到院子裡,她呆呆坐在樹下出神。

淅淅瀝瀝的小雨,打濕她的衣裳,在頭上形成白茫茫一片,她也全然冇在意。

奶奶或者薄戰夜。

就如同母親和男朋友掉水裡,你選擇救哪個?

而現在的情況,比掉進河裡還嚴重。

無論選擇哪一方,都是一生的痛,和遺憾。

“小溪?”不知坐了多久,薄戰夜聲音傳來。

蘭溪溪回神,看著西裝革履的男人,這才發現天都已經黑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