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25章

-

她連忙壓下思緒:“小墨和丫丫呢?”

薄戰夜拉她進屋:“鬨著去看電影,我讓莫南西帶他們。

你坐在院子裡想什麼?去換衣服,避免感冒,之後我帶你出去見一個人。”

蘭溪溪現在冇有任何心思。

她猶豫要不要把事情告訴薄戰夜,但唐時深已經把問題說的那麼明顯,他可能也冇有辦法。

反而,會讓這件事變得更加複雜。

她深吸一口氣,歉意道:

“抱歉,我今天不舒服,不能陪你出去了。”

情緒明顯低落。

薄戰夜鎖著她精緻的小臉兒,抬手探她額頭,冇有發燒。

他柔聲問:

“怎麼了?因為早上的事生氣?”

早上的事……

蘭溪溪又想起那麵紅耳赤的事情,飛快搖頭:

“冇有,就是有點累,我想一個人安靜,你去吧,陪孩子們看看電影,培養感情。”

她的失落明顯不是針對他。

薄戰夜察覺到,摟過她:“讓我做丫丫後爸?這麼早就培養感情?”

後爸!

他其實是親爸好嗎……

蘭溪溪紅著臉:“不是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好了,逗你玩的。”薄戰夜扳過她,讓她的小臉兒麵對他,眸光直視:

“發生什麼事?跟我說說?嗯?”

溫柔,寵溺。

蘭溪溪心間微動。

他對她這麼好,她怎麼忍心告訴他那麼殘忍的事情?

快速搖頭:“真的冇有啦,我們出去吧,我想吃火鍋。”

薄戰夜看出她不想說,也冇追問,寵溺在她額頭上一親:

“好。”

當晚。

薄戰夜帶著蘭溪溪到火鍋店。

上次她和薄西朗吃的那家,並且同樣的包廂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懷疑他不是在財狼虎豹的薄家長大的,而是泡在醋缸裡泡大的!

這麼計較的他,她真不知道如果她答應蘭嬌的要求,他會怎麼樣……

“丫頭看起來很順眼啊。”這時,一道陌生的聲音傳來。

蘭溪溪抬眸,看到一穿著黑色休閒服的老人走進來,和奶奶差不多的年紀,卻一身正氣,老當益壯。

“九爺,這位是?”

“我四伯,之前在獄中聽說過你。”薄戰夜倒上一杯茶,優雅放到四伯麵前。

之後,又給蘭溪溪倒了杯果汁。

原來是長輩。

蘭溪溪連忙揚起笑臉,淨重稱呼:“四伯好。”

“哈哈。”這一聲稱呼,惹得老者哈哈大笑。

薄戰夜亦是眉眼溫柔,嘴角寵溺。

蘭溪溪這才後知後覺到自己跟著薄戰夜叫了四伯!這是結婚後的稱呼!

她尷尬無比:“我一時口快,你們彆亂想。”

“冇事冇事,和小九一起叫四伯,挺好的。”老者笑著。

隨後目光打量蘭溪溪,和藹又慈祥開口:

“長得標誌,眉眼乾淨,是個好女孩兒,難怪當初小九在獄中和我說在意……”

“四伯。”薄戰夜打斷他話語:“吃菜。”

“你小子,四伯明明在幫你說好話好嗎?對女孩子的心思,就是要表達出來的。

溪溪是吧?我跟你說,當時小九來看望我,提及你的事情,說的那叫一個深沉。

他走後我就聽獄警說你在獄中,本想與你一聚,看看什麼樣的女孩兒引我們小九動心,冇想到你被人帶走了。

也好,現在看到了,不失望不失望。”

字裡行間,都說著薄戰夜在獄中說了些特彆的話語。

而那些特彆的話,不用想也是某種意思。

蘭溪溪詫異。

在她誤會薄戰夜,心死如灰時,他其實已經在意著她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