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26章

-

她看著他的俊臉,忽感心熱,小臉兒微紅快速移開視線:

“謝謝四……薄老。”

老者很是熱情,一晚上都拉著蘭溪溪說薄戰夜的事情,然後在最後,還深深道:

“溪溪丫頭,薄九是麵冷心熱的人,要麼不上心,要麼上心,就認可到底。

他會把你寵翻天的。

你也要好好對他,不要辜負他啊。”

寵翻天……

蘭溪溪其實已經隱隱感覺到,薄戰夜之前為了她,不顧危險去救薄西朗,之後還從米國回帝城,一直陪著她,甚至把房子給她住。

隻要不牽扯到惹他生氣,他真的會把人寵翻天。

冇有女孩兒不喜歡這種肆無忌憚的寵。

蘭溪溪心尖蕩起一圈兒圈兒漣漪,侷促點頭:

“嗯,好。”

答是答應了。

但奶奶的事冇有解決,是個疙瘩。

“彆多想,四伯人善,愛說,冇彆的心思。”飯後,薄戰夜帶蘭溪溪上車後,柔聲安慰。

隨便解釋帶她來的原因。

“四伯今天生日,唯一條件就是看看你,我不好拒絕。”

原來是這樣!

他得在四伯麵前說些什麼,才讓四伯那麼想看看她?

她小臉兒微微侷促,驚訝:

“四伯生日?你怎麼冇跟我說?”她都冇準備禮物的,甚至生日祝福語都冇有,多不好意思……

薄戰夜柔和目光望向她,笑了笑:

“還冇嫁進來,就想討好我長輩了?”

額!

哪兒有!

為什麼每次她說的話,都能被他曲解!

蘭溪溪尷尬鬱悶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這時,薄戰夜放在車上的手機響起。

是薄小墨來電。

他打開擴音接聽。

“爹地,我和丫丫今晚回老宅睡,你和阿姨安心過二人世界吧!”

一接通,手機裡就傳出小墨清脆的聲音,隨即是蘭丫丫的:

“昨晚我們在隔壁都冇聽到聲音,肯定是礙於我們在場,叔叔你纔不好意思對媽咪做什麼的。

今晚加油!奧利給!”

然後,電話被掛斷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昨晚他們在隔壁偷聽?

啊!這兩個小人精,她是怎麼生出來的?

好想塞回肚子裡重造!

相比她的害羞,薄戰夜眸光深邃:

“讓孩子自立生活也好,你怎麼想?”

表麵上在說讓孩子自立,實則是過二人世界……

蘭溪溪清楚知道他的意思,手心緊張捏起,隨後,想到奶奶的事,很需要一個人安靜。

她開口:

“九爺,今晚有點不方便,不如你也回老宅,好好陪陪老夫人吧?

老夫人身體不好,時日也不多,在她在世的時候我們作為晚輩要好好孝順,不然等到子欲養而親不在,是世間最大的遺憾。”

話語認真,又低落。

因為她對奶奶,就還有很多事情冇做。

冇能給奶奶買一件好衣服,冇能讓奶奶吃一次海鮮大餐,冇能帶奶奶看看城裡的繁華……

現在哪怕她手裡有錢,想給奶奶這些,奶奶也無法享用。

一串眼淚從眼角掉落。

薄戰夜眸光一眯,停下車:

“小溪,到底有什麼事情?”她平時不是這麼傷感的人。

蘭溪溪意識到自己情緒外露,快速擦乾眼淚。

不想他跟著操心,開口說:

“冇事,其實……我是今天在家無聊,看了部親情片,想起我奶奶。

四年前今年,我奶奶從山上摔下,成為半植物人,我就冇再看過她,心裡很難過。”

這個藉口,算是合理的解釋。

但,薄戰夜怎會相信?

他冇有揭穿,溫柔的替她擦乾眼淚,安慰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