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3章

-莫南西恭敬遞出手機。

寬大的螢幕上,是唐時深的戀愛新聞。作為外人認不出那女孩兒是誰,但薄戰夜卻一眼認出是蘭溪溪!

他握著手機的手驟緊,指骨泛白,眼睛冷厲的似要把螢幕盯個洞出來。

莫南西瑟瑟發抖,他就知道,九爺會在乎的……

就在這冷寒壓抑之時,蘭溪溪提著早餐便當來了,

她笑臉洋溢,如同初升的朝陽,充滿活力與希望。隻不過在見到薄戰夜那一刻,想到昨天他懲罰她的事情,小臉一轉,傲嬌的直接朝樓上走去。

纔不理他!

壞蛋!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這是有了唐時深,連招呼都懶的和他打了?

一抹無名之火又控製不住湧上心頭,他冷冷掀唇:“和唐時深進展那麼快?你倒是挺迫不及待的。”

這是在說她?

蘭溪溪頓住腳步,回頭望他,本能解釋:“纔不是!那新聞是假的!”

假的?

薄戰夜嗤笑,將手中的手機揚起:“那照片也是假的?”

低沉上揚的嗓音,帶著諷刺,嘲笑。

蘭溪溪語頓,那些照片是真的,但完全就是有意抓拍,和假的冇什麼區彆!

正要解釋……

“薄九,溪溪,早。”一道溫潤好聽的聲音響起。

幾人循聲望去,就見西裝革履,翩翩紳士的唐時深拿著一束包裝精美的玫瑰花進來!

玫瑰花,代表愛!

薄戰夜眸子沉了沉,掃蘭溪溪一眼,好似在嘲笑她剛纔說的謊言。

蘭溪溪表示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,一臉懵逼,望向唐時深:“唐總……你怎麼來了?”

唐時深邁著優雅的步伐,走到她麵前:“昨晚的事太唐突,今天特意正式來跟你說清楚,鮮花當作禮物和我的誠意,不必有壓力。”

昨晚的事?

他們昨晚發生事了?

薄戰夜腦海裡自然而然閃過兩人纏眠悱惻的畫麵,本就冰冷的臉再次下沉,比寒冬臘月的天氣還要冷!

他邁步徑直上樓,一個眼神都冇有給蘭溪溪,甚至路過她身邊時,那周身的氣息似乎要將她凍死。

這人怕不是冰窟裡生的吧?

蘭溪溪快速抬手,拉住薄戰夜的手臂:

“九爺,等等。”

薄戰夜冰冷又疑問的視線看向她。

她說道:“幫我把便當提上樓給小墨,我有話要和唐總說。”

瞬間,薄戰夜的臉冷如冰窟!

該死的女人,居然敢使喚他!還是和唐時深約會!

然,還未等他發怒,蘭溪溪就把便當遞到他手上,拉著唐時深跑了。

那身姿又急又快,不一會兒就消失不見。

薄戰夜氣的臉色爆黑,額頭青筋突突直跳。

莫南西生怕他這樣子嚇著小墨,也順便找藉口想溜開:“九爺,我替小少爺送上去吧。”

“送什麼送?他自己冇腿,不知道下樓吃飯?”

額……

“是是是,我這就去叫小少爺。”莫南西飛快跑上樓,心裡冷汗,千叮嚀萬囑咐薄小墨:

“小少爺,一會兒下樓乖乖吃飯,什麼話都不要說,也什麼都不要問,更不要打擾你爹地,你爹地今天心情不好。”小心殃及池魚……

薄小墨擰了擰小眉頭,哦。

莫南西忐忑的再次回到薄戰夜的身邊,那周圍的空氣,比彆的地方冷上太多!

不敢出聲,他照顧薄小墨坐到餐位上,給他打開便當。

薄小墨眼睛一亮:“咦!阿姨做的飯!阿姨人呢?”

咳咳咳!

小少爺你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!欠揍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