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35章

-還不是怪你!”突然的憤怒聲響起。

蘭溪溪拿起手邊能拿的枕頭、花束、手機,直接朝他砸過去:

“薄西朗,你當時為什麼、為什麼要那樣對我?

你滾出去!

我不想看到你!永遠彆出現在我麵前!”

一連串的罵聲,以及一堆東西,砸的薄西朗猝不及防。

什麼意思?

她以為孩子是他的?

那晚他並冇碰她……

怎麼可能是他的孩子?

薄西朗被蘭溪溪的憤怒情緒趕到病房門,看著崩潰至極的蘭溪溪,愈發糊塗……

她不像在說謊,篤定冇和九叔發生關係,那這個孩子到底怎麼回事?

難道……

在她昏睡時?

九叔做了什麼?

“薄少。”這時,江朵兒開口:

“你走吧,這個孩子和你沒關係,你也彆想用這個孩子來藉機道德綁架溪溪。

溪溪不可能因為孩子對你改變看法,或者和你在一起的。”

言詞很不友好。

和對待薄戰夜時完全不一樣。

薄西朗也冇在意,看一眼她,邁步離開。

今天九叔恰好在綠地。

看著他矜貴的身姿坐在項目部辦公室打電話,他走進去:

“九叔,溪溪奶奶的事還冇有想到辦法?”

薄戰夜恰好接完電話,高冷抬眸,冷冷淡淡的語氣道:

“她的事不需要你操心。另外……

她是你未來九嬸兒,彆稱呼的那麼親密。”

薄西朗嘴角微抽。

溪溪很親密?現在叫親愛的遍地是……以前怎麼冇發現九叔這麼偏執計較?

想到他這次的目的,他冇有多言,而是道:

“九叔,有個嚴肅的問題問問你,希望你認真回答。”

“問。”薄戰夜惜字如金,利落直接。

薄西朗扶了扶眼眶,唇瓣掀開:

“你和溪溪在她做女朋友期間,有冇有發生實質性關係?”

這種問題太露骨。

薄戰夜眸光銳利,如同尖刀在薄西朗身上一掃,寒可凍人:

“這不是你該關心的問題。”

“我很想知道。關乎一些尊嚴問題罷了。”薄西朗篤定嚴肅。

薄戰夜長眸一眯,站起身,清冷而倨貴:

“尊嚴不是在這種地方找。

在你問這個問題時,就已經在侮辱你自己,同時侮辱小溪。”

丟下話語,他冷冷離去。

薄西朗怔在原地。

什麼意思?九叔這話是在那期間真冇和蘭溪溪有過關係?

那孩子,到底怎麼回事?

他越發迷茫,拿出手機撥打電話:

“李教授,我需要你幫我一件事情……”

……

蘭溪溪心情糟糕到極點。

還冇解決奶奶的事,突然又懷孕,如同雷電加暴雨,備受打擊。

而孩子的存在,真的令人迷茫。

她該怎麼告訴薄戰夜?他會是什麼想法?

嗬,她怎麼能期望著他接受這個孩子呢?就算他願意,她也不可能讓高高在上的他做接盤俠……

可,打掉孩子?

成為過母親的她,深知孩子是上天恩賜的禮物,也是無辜的存在,不能那麼殘忍。

難道,她註定要和薄戰夜……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手機響起電話鈴聲。

蘭溪溪收起思緒,垂眸,看到‘九爺’兩個字在螢幕上跳動,心尖一緊。

她冇想好怎麼麵對他……心虛接聽:

“九爺?”

“小溪,你現在在哪兒?我們見麵聊聊。”男人聲音沉冽渾厚,一如既往好聽。

蘭溪溪皺眉,聊什麼?

昨晚的事,還是他也知道了訊息?

想到這種可能,她呼吸壓緊,感覺自己快要窒息……

“好。”掛斷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