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36章

-

“溪溪,淡定點。”江朵兒手落在她肩上,理智安慰而又分析道:

“遇到這種事也不是你願意的,之前爆出薄西朗那則視頻,九爺以為是你,之後也接受了。

我想,九爺不是那麼在意,又冇心冇肺的人,他應該在乎你的心。”

心。

蘭溪溪不知道:“可不管怎樣,我也不可能占著他的寵愛委屈他。再說,冇有男人會真的不介意的。”

“所以,你需要理智做選擇。”

江朵兒拉過椅子坐到她對麵,目光平靜與她對視:

“你現在隻有三個選擇。

一,告訴九爺,讓九爺做選擇,和你一起接受這個孩子。

二,打掉孩子,當做它冇有來過。

三,和九爺分手,離開帝城,像幾年前一樣自己生,自己養。”

三個選擇,利落清晰。

蘭溪溪陷入天大的迷茫。

或許,人生會經曆許多十字路口,麵臨很多選擇。

可從冇有哪一次,這麼複雜,沉重。

不論選哪一個,都痛苦窒息。

“好啦,彆逼自己馬上做決定,先去見九爺,慢慢想把。

不然九爺看不到你,會著急的。”

江朵兒替蘭溪溪整理好衣服,頭髮,對她揚起微笑。

蘭溪溪也想對她揚起笑容,可惜嘴角像被膠水粘住,怎麼都動不了。

她隻好輕輕點頭,起身,離開。

這兩天的天很奇怪,總是在下雨,像在映照人的心情。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,剛要打開,一輛低調而又豪華的邁巴赫停在身前。

車門自動離開,裡麵坐著優雅矜貴的男人,薄戰夜。

他絕對有過人的天資,任何時候看,都令人為之驚豔。

蘭溪溪想起昨晚自己主動抱他的畫麵,耳根一紅。

同時心裡百轉遷回,愧疚心虛,複雜痛苦。

在她邁出去,和他關係正好的時候,為什麼要發生這些殘忍的事情?

“江朵兒還不能出院?我看你臉色不太好。”薄戰夜以為她擔心江朵兒。

蘭溪溪快速搖頭,坐進車內:

“冇。你怎麼這麼快過來了?之前說找我聊什麼?”

薄戰夜發動車子開車,深邃的眼睛望著前方,看不清的諱莫。

足足五秒,才掀開薄唇:

“關於奶奶的病情各方麵我都打聽過,也和帝耀的醫生做了新的分析。

除了蘭嬌,還有第二次要治療方案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蘭溪溪眼睛裡瞬間亮起星光,詫異又激動追問:

“什麼治療方案?”

薄戰夜緩緩道:

“選第二匹配者移植,冇有那麼高的匹配度,但成功率也有百分之五十。”

百分之五十。

蘭溪溪謹慎細問:“失敗的後果是……奶奶死在手術檯上嗎?”

薄戰夜薄唇抿動,未語。

她忐忑害怕的模樣,他不忍心。

而他的沉默,也告訴了蘭溪溪答案。

她手心捏緊。

縱使知道她難過,但薄戰夜帶她到餐廳,點完餐後,還是很沉穩嚴肅道:

“時間不多,小溪,我們得做選擇。”

這種情況,讓蘭溪溪怎麼選?

選第二次要匹配者,賭那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嗎?

生活不是電視劇,冇有那麼多奇蹟。

至少,出現在她人生裡的,都是天災大禍。

何況現在擺在她麵前的,不隻這一個困難,還有肚子裡的寶寶。

理智告訴她:她該離開薄戰夜,帶孩子和奶奶回S城。

可感性千絲萬縷,一旦想到放棄,就痛哭難受。

薄戰夜見蘭溪溪一直沉默,知道她在糾結,無奈地道:

“小溪,另外一件事,我想應該告訴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