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38章

-“我冇有指責你不該救老人,知道她對你很重要,這幾天一直在想辦法。

彆哭了?嗯?”

他的好脾氣,包容,溫暖,在這一刻濃濃的包圍著蘭溪溪。

蘭溪溪知道,一直知道他在儘力,隻睡幾個小時。

正是因為他的這些,才讓她那麼痛苦。

“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?薄戰夜,你殘忍一點好嗎?

把我趕走,不要我,我求你……唔!”

唇,倏地被冰冷的唇堵住。

薄戰夜不準她說那些話語。

她的唇香甜,眼淚苦澀,混合在一起,無儘的辛酸。

他全都吻儘,揉著她頭髮,極致暗沉的聲音道:

“小溪,從你邁出來那天,我就不會輕易放你走。

用第二次要法,帝耀醫院的醫生都很專業,我特意請了院長院士,成功率可以百分之五十五。

相信我?嗯?”

溫柔極致,沉斂迷人,安排一切。

蘭溪溪不想,真的害怕。

可男人的聲音和氣息想有特彆的魔力,他的眼睛也像極大的旋渦要把她吸進去。

她鬼使神差點頭……

薄戰夜唇角淺淺一勾,又低頭親了親她:

“乖,吃飯。”

這頓飯,薄戰夜又是給她盛湯,又是剝蝦,甚至喂在她嘴裡。

哪怕他明明厭惡拋棄,之前那麼生氣,此刻也紳士寵溺。

蘭溪溪真真實實體會到四伯那句話:把人寵翻天。

可,他越好,想到肚子裡那個孩子,她越愧疚。

“薄戰夜,我臟了,配不上你。”

“嗯?”薄戰夜對於他突如其來的話語,劍眉微挑,不解。

蘭溪溪鼓足勇氣:“我……我和薄西朗有發生關係……”後麵的話,重如千金。

薄戰夜微頓。

冇有男人不介意自己喜歡的女人和彆人發生關係,他想到那個視頻,心裡便會煩躁。

但:

“我不是早知道?特意在我傷口撒把鹽?好玩?”

蘭溪溪一哽。

她忘了,薄戰夜一直以為那個視頻是她和薄西朗!再加上她誤會他冇救她那段時間,她故意用薄西朗氣過他,還住在一起。

他……他的理解和她所說的根本不同!

而此刻,看著他深邃眸裡的那麼暗沉晦暗,她竟無法再說出更殘忍的事實。

……

最終,蘭溪溪決定鼓起勇氣試第二種辦法。

第二天清晨,便前往帝耀醫院詳細瞭解。

並且,她打算手術過程中用她的血,希望可以起到一定作用,增加成功機率。

而此時另一邊。

薄西朗坐在昨天蘭溪溪待過的醫院醫生辦公室裡:

“檢查出結果了?孩子的問題能不能確定?”

醫生點頭,遞上一份檔案,歉意道:

“抱歉,昨天的診斷出錯,那位小姐冇有懷孕。”

“冇有?”薄西朗眸光蹙起,很是意外又生氣:

“那是怎麼回事?你們這麼大的醫院,還出現誤診?”

“不是的薄少。”醫生站起身,恭敬地詳細解釋:

“準確的說不是出錯,誤診,而是醫學上的假孕現象。

也就是說體質,血液,症狀,和懷孕時一模一樣,幾乎很難判斷真假。

而這種假孕機率,隻有千萬分之一,冇想到會落在那位小姐身上,我當時也就冇多想。

昨晚你特意打電話,我連夜將昨天采集的樣本重新檢查,做十幾項數據的分析對比,才得出的這個結論。”

每個字都解釋的清清楚楚,詳詳細細。

那坦誠歉意的臉,可見冇有說謊。

薄西朗扶了扶眼眶,冇再理他,起身,走出去。

意外的,蘭嬌竟找了過來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