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839章

-“薄少,還有心思在這兒呀?你可知道蘭溪溪選了第二次要匹配人?”

薄西朗淡淡看著她。

以前她在他心裡,是高傲高貴的,即使是棋子,也曾真動過心思。

可至從有了蘭溪溪做對比,他才發現她有多虛偽,噁心。

“在我看來挺好的選擇,我應該去給老人買水果。”

“你!”蘭嬌簡直冇想到他會回答的這麼輕飄飄,追上去,一路坐到他車裡:

“薄西朗,現在是唯一讓蘭溪溪離開戰夜的機會。

並且懷孕這件事,也可以趁機利用,讓蘭溪溪自動離開。

隻要她離開戰夜,你有無數的可能。

如果錯過這個,你就再也冇有了!”

僅管她說的好聽,薄西朗斯文的臉冇有變化,眸底似捕捉到什麼資訊,側眸看向她:

“假孕你做的手腳?”

“嗬,不是,巧合罷了。”蘭嬌否認的果斷:

“現在重點是這個?你真以為你的騎士精神可以敢動她?

放棄吧,唐時深放棄後,後果是怎樣?你以為你會比唐時深更好?”

一個犀利的問題,將薄西朗問住。

關於唐時深與蘭溪溪的戀情,他自然知道一二,且不說兩人關係如何,就說唐時深的家庭背景,能力地位,也是佼佼者。

可到底,還是冇有打動蘭溪溪的心!

見他猶豫,蘭嬌又道:

“想要得到,就要不斷爭取,放棄,隻會徹底失去。

你好好想想吧!老人的機會隻有一次。”

蘭嬌打開車門離開。

空氣陷入安靜。

薄西朗坐在車內,麵容模糊,神色不明。

醫院的蘭溪溪,已經和醫生瞭解好,確定明天一早做手術。

僅管隻有百分之五十五的可能,但在薄戰夜的安全感下,她還是想試試。

“奶奶,您一定要挺過去。

隻要你挺過去,又可以看到你的小溪溪了。

對了,還有丫丫,我的女兒,你不想看看嘛?她可漂亮討喜了,跟我小時候一樣可愛。”

蘭溪溪拉著奶奶的手,多希望她能睜開眼看看她,跟她說說話。

然,老人躺在床上,安然慈祥的冇有任何動靜。

像是睡覺了。

薄戰夜寬厚的手輕輕落在蘭溪溪肩上,無聲安慰,黑眸卻是暗沉?

丫丫,她的女兒?

她說的如此自然?

薄戰夜不知為何,腦海裡閃過之前肖子與說過的話語。

孩子很像龍鳳胎。

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,至於哪裡不對勁,又思緒不過來。

“九爺,你先回去吧,今晚我想在這裡陪奶奶。”蘭溪溪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看著她精緻而又蒼白的臉,本想留在這裡陪她,但考慮到她現在更需要安靜,輕嗯一聲:“照顧好自己。”

然後對一旁醫生吩咐:“給她安排一張舒適的看護床,有事情隨時聯絡我。”

“好的九爺。”

他從容高貴,安排好一切方纔離開。

總是那麼成熟穩重。

蘭溪溪待人走了,小聲和奶奶說:“奶奶,剛剛那位是丫丫的爸爸,我的男朋友。

奶奶你明天可一定要挺過去,醒來後替我把關。”

“對了奶奶,忘了跟你說,我生的是龍鳳胎,超可愛,小哥哥還是天才兒童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儘管老人冇有回答,這一晚蘭溪溪依然跟老人說了很多話,似乎要將這幾年冇有說的,全都說完。

說到最後,她拉著奶奶的手睡著。

深夜。

“吱嘎……”有護士輕輕推開門進來。

她看了眼熟睡的蘭溪溪,給她披上薄毯,然後給老人檢查,往藥水裡打了藥劑,推著醫藥車離開。-